Thursday, March 26, 2015

不夜城



我的家乡巴莪正快速的发展。
这个小镇被划定为未来的教育枢纽,据说至少会有四所大专学府会在这里设立分校。而即将拍案的马新高铁的其中一个停泊站也将会落在巴莪。因此,很多实业家都非常看好巴莪的前景,到处都见大兴土木。就连政府的公共工程格局都变大了,基本设施都为未来的容量而做准备,道路加宽,水道加深,大街旁的照明也格外加强。

一直以来巴莪大街两旁都设有街灯,可是不久前有关当局更添加了超强的照明灯,让巴莪大街顿时间变成了名符其实的不夜城。灯火固然通明,但一段日子下来反而感觉有点累,这就是所谓的“光害”吧?最可怜的要数灯光下的植物,在24小时照明民下,完全无法获得休息。

不久前看见一则报道,话说近年来内战不断的叙利亚,晚间从卫星上能探测到的光点已经大幅度的减少了百分之九十。在内战下,叙利亚全国很多区域都生活在黑暗中。

那边厢,人民被迫生活在黑暗中;
这边厢,人民被迫生活在灯光下。

还真有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





Monday, March 16, 2015

欧士鼓创意市集



昨晚 (15/3/2015) 心血来潮带了孩子们到“欧士鼓创意市集”,一个由麻坡一群爱好创意的年轻人所发起的创意市集。市集里荟集了各地二十几位艺术创作人,他们各自摆起了摊位,向人们展现自己的创意成品或点子。这样的平台,对爱好创作及喜欢和人们分享的艺术爱好者来说绝对算是“天堂”。



绕了集市一圈,看见不少摊主向大家呈现了自己一双巧手制作出来的艺术品,一些爱绘画的艺术工作者在专心的为客人作画,也有不少摊主在售卖自己研发的产品。。。不巧也遇到好友Simon在为访客表演魔术。Simon 的魔术表演,常常都能带给孩子们无穷的欢乐。


这样的场合,青春洋溢,充满活力。似乎连自己也沾染了一丝丝的艺术气息。。。

喜欢这种场合的朋友,不妨留意下一回的 “Old School Art Market” 或“欧士鼓创意市集”。

在这里,惊喜处处,处处惊喜!






Tuesday, March 10, 2015

盼雨




干,旱,渴。。。
如此的干旱,果园里的榴莲都开满了花。可是看着树干上的花蕾,心情却丝毫没有喜悦。如果老天爷还不赏点雨水,这些花蕾终会枯萎凋零。如果更严重,就连种了几十年的老树都会渐渐枯萎。

特地骑着摩托车兜到马来村庄里看看那条小时候在里头抓鱼的小溪,溪水几近干枯。巧逢住在溪旁的村姑,顺口问问村姑如此干枯的溪水,鱼儿都到哪了?记得从前,溪流里游着各种淡水鱼,五颜六色,溪边的草丛间更栖息着无数的草虾,只要把竹篮往溪边草丛中一捞,竹篮里都会有不少蹦跳的小虾。村姑说,前几天周末没上学,附近的孩子们看见搁浅的鱼儿,捞了几公斤的鲶鱼,还有只十公斤的鳖。

在这样的季节,小孩们依然欢喜,眉头深锁的依然是农人。。。




Saturday, March 7, 2015

Large-Tailed Nightjar (长尾夜鹰)



夜鹰有非常棒的隐身术。
在夜间活跃,白天休息的夜鹰通常都会隐身在树丛下的落叶堆中。就算是非常仔细的观察落叶中,还是很难发现它的存在。也就是因为这样,往往在非常靠近它时,它会突然的张开翅膀飞走。在果园中活动,常常都会被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着。

今早,意外的发现一只长尾夜鹰在发现我后无动于衷,是受伤了吗?当我好奇的再进一步靠近它时,它才飞走。飞走后我才发现它翼翅下有只嗷嗷待哺的小夜鹰, 就连羽毛都还没长满。


哦!原来是母爱让它迟迟没有飞走, 干扰了它们的亲子时光,我深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