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8, 2017

我家的咖啡渣



屋子前后种了各类蔬菜。邻居看见蔬菜都长在黑压压的泥土中,都很好奇想知道这些黑土在哪里买得到。其实,这些黑土都是一般表土混合了咖啡渣和茶渣而已。而咖啡渣都是附近咖啡店冲泡过后并收集起来,我们三几天就过去取回来用的“厨余”。

在麻坡住了一年半。咖啡店每天处理过的咖啡渣约有5-10公斤,一年半下来,被取回来的咖啡渣少说也有2700公斤(5公斤x 547天)。也就是说麻坡市议会在这一年半里头也省去了处理这2700公斤垃圾的劳力。真的很难想象这2700公斤的咖啡渣倒在我家前后的景象。然而,倒下的这2700 公斤的咖啡渣好像都消声灭迹了,相信这些咖啡渣早已经化为养分,供给住家前后生长的所有蔬菜。

有时候,当前往咖啡店取咖啡渣时也会顺手拿些自家种植的蔬果给咖啡店老板品尝,老板一家也特别喜爱。一般上咖啡店老板也会回送给我们他们自制的加耶(Kaya)。从此,我们家再也不必到外头购买加耶了。

混合了咖啡渣的表土结构松软,即能保湿又不积水。咖啡渣含有丰富的氮,能够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一年半后,发现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效果非常好。姜耗肥,生长环境需要充足的水份但泥土又必须具备好的排水条件。添加了咖啡渣的表土恰恰提供这样的一个好条件。

一般上商店里头购卖的姜都淡而乏味。 著名的文东姜味道固然好,可是一点也不便宜,尤其有机种植的文东姜,更是“一姜难求”。在屋旁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后,每当厨房需要用姜时,就到外头挖一些来用。从此以后,家里头就不再也必买姜了。

咖啡渣看似废物,可是它却让生活精彩起来。如果你家附近也有咖啡店,不妨也尝试这样的"废物利用", 一举数得!












Sunday, July 16, 2017

香蕉的芬芳



香蕉是其中一种比较容易耕种同时也不耗人力的作物。对我们这些兼职农夫来说,种植香蕉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因此,在园里种了一些香蕉。

我种的香蕉都没施用任何化学肥料或农药。一些农友有点不以为然,认为香蕉本来用药就很少,没什么稀奇。我的香蕉园也不施用除草剂,不使用生鸡粪,这一点就比较少农友会这么做。我的香蕉十分饱满了才收成,收成的香蕉不经过催熟也会自然成熟,不被催熟的香蕉在市面上并不多见。总的来说,我的香蕉会在园里慢慢成长,慢慢开花结果,慢慢成熟,然后会慢慢的散发清香。

很多吃过园里香蕉的朋友们都说,这香蕉比较扎实,带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我说,这也许就是香蕉本来应该有的自然美味。如果市面上的香蕉已经失去的它该有的香味,那香蕉就不应该再叫香蕉了。。。




Sunday, July 2, 2017

大巢



距离住家200m 往麻河绊走去,有座很高的电讯塔。电讯塔高处不时都传来响亮的“鸭叫声”。响彻云霄的叫声甚至在很远都能够清楚听到。听到这样的叫声很难不叫你抬头探个究竟,但也从来没有探到个清楚。从低处往塔尖一探,就只能看见塔尖有一丛杂乱的大巢,巢内不时会有黑影在骚动。乍看之下,貌似一种很大的鸟类,没错,但就是没办法看清楚它的长相。由于住家不远处就是面对马六甲海峡的麻坡河口,打从心理我就觉得这些叫声嘹亮的大鸟,长相一定就像迪斯尼动画里头那些大嘴巴,大嗓子,即霸道又自负,住在海边的候鸟。

曾几何时,这鸟就在塔上筑巢。如果静悄悄的一定不会有人发现。可是我说啊,如果你路过驻脚也罢,在这里常住了也罢,为什么要大声嚷嚷,公告天下呢?这不但骚人,还会给你带来不可预计的灾难啊!

就今天,没听见了嘹亮的叫声,只见了杂乱的鸟巢。少了这些似有似无,乱中有序的叫声,河绊都市好像少了点味道。原来她们早已经是麻坡的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