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故事结束的那一天



老树会说故事。
老树会说故事,可惜很多人都听不懂。没听得懂故事的人对老树丝毫没有感情。这样的人占了大多数。一百年的老树,记录了一百年的故事,没有一天偷懒过。街边的老树,记录了街头一百年来的风风雨雨,街头36500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没人瞒得过她。

通常,听不懂故事的人都还没等老树把故事写完就阻止了老树的记载。可老树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她把故事都纪录在残余的躯体中。故事里有述说哪一年风光明媚,哪一年冬天特别冷,哪一年老树病了等,毫无保留的等待人们解读。

翻开纪录的最后一页,老树写了:

麻坡市
2017
多雨




Monday, September 11, 2017

九月的雨



这是什么天气?
九月的天气就好似十一月的雨季,几乎每天都下起雨来!这样的雨天带给人们不便,却也带给一些人乐趣。 

就前天,一位马来老妇在雨中骑着电单车,缓缓的停在店前。老妇人走进店里买了些东西。看见湿漉漉的妇人,我好奇的问老妇人您防水的吗?老妇人笑了。她说她喜欢淋雨,反正这把年纪淋雨也没人骂! 买完东西,老妇人继续不慌不忙的骑着单车在雨中消失。。。

我想,这老妇人一定是位诗人!





Friday, September 8, 2017

吉胆岛游记


吉胆岛(Pulau Ketam) 位于雪兰莪洲巴生港口彼岸,算是其中一个本地著名旅游景点。尽管如此,至今都不曾到访。2017年8月28日趁学校假期,终于一家人踏上这座位于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的小岛。

从巴生码头乘塔半小时的渡轮,渡轮沿途经过一些无名的红树林岛屿,拐个弯,吉胆岛很快就呈现眼前,交通十分便利。

两天一夜的吉胆岛一游,离开时我只能以 “吉胆岛,我没有爱上你” 来终结这一趟的旅程。这岛也不是说没特色,也有她独特的乡土民情,可是就是没能让人心动!让人感觉旅游业的发展在这小岛是个偶然。吉胆岛并没有诚心的想发展旅游,可是游客来了,就顺便做些旅游相关的行业,赚些外快,仅仅如此。

从渡轮码头没有一个像样的柜台标榜渡轮时间表和价位,我就匪疑所思。虽然还是有热情的船员向游客兜售船票,感觉还是不习惯,有点买黄牛票的感觉。或许一贯当地来往的人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船来就走,上了船再补票也都行,只是对游客来说,有点怪。

上了吉胆岛,岛民犹如一般海上人家,木屋建在一根根插入泥巴的骨架,骨架间堆满垃圾,潮水涨时带来一些新的垃圾,潮水退时带走一些旧的垃圾。垃圾的问题对一个岛屿的生态来说,绝对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可是在这里总感觉岛民或者地方政府对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做得不够。

岛屿对游客来说是品尝海鲜的圣地,可是岛上呈现的海鲜毫无惊喜,都只是一般饲养的水产。就连吉胆岛该有的螃蟹也没机会品尝。街边的小贩,都已经说好两人份量,端上来一大盘,让人觉得有欺诈的嫌疑。

总之,我就是无法爱上这个小岛。多希望这只是我个人的主观意识而已,相信欣赏吉胆岛的游客大有人在,只是不是我。。。




Friday, August 11, 2017

2017榴莲季节~ 疯了



2017年的榴莲季节是疯了!

多雨导致7月,8月的榴莲季节产量大幅度减少,价格相对的提高是意料中事,结果超出所料,这一季榴莲市面上出现的价位不仅仅是提高而已,简直是创下历史新高。一般的普通甘榜榴莲售价每公斤都在马币15至20 间浮动。普通的名种榴莲价位在每公斤马币30至50间。而著名的猫山王榴莲售价每公斤都超出马币60。这样的价位绝对是空前,但不一定是绝后。众所周知很多的好榴莲都出口到中国卖个好价钱。留在国内的一大部分榴莲也锁定了到访的中国游客。原因不外是他们的购买力,马币一两百块一粒榴莲不算贵。可是相对国人来说,一两百块一粒榴莲还真买不下手。下来的日子,出口到中国的榴莲如果没受到经济或政治上的干预和限制,国人将很难吃到便宜的好榴莲。 

在这样疯狂的季节下,榴莲老饕是最大的输家,榴莲出沙龙脱,一点都不假。最大的赢家是榴莲种植业者,一个季节下来,捞得金银满钵。很多农人都觉得可惜,早知道今日,多年前就该种些榴莲。而更多的旁观者纷纷也加入种植榴莲的行列,希望能跟上一趟疯狂的列车。可是种树本来就是数十年的大业,不是说今年种了,明年就有收成。很多时候是上一代人种树,下一代人享受甜美的果实。所以我常想,种树的人都是很有智慧的人,种树的人都是把持着利他为中心思想的人。

与其坐着干遗憾为什么十年前不种些榴莲树,倒不如马上行动在后院也种棵猫山王,十几年晃一下就过去。 说不定20年后,猫山王贵如黄金,买不下手,后院的那棵果树却结满果。亦说不定多年后自己不在了,孩子们尝着榴莲,心存感激的感谢父亲曾经种下这棵果树, 要不然就算沙龙脱了也换不到好榴莲吃。。。









Friday, July 28, 2017

我家的咖啡渣



屋子前后种了各类蔬菜。邻居看见蔬菜都长在黑压压的泥土中,都很好奇想知道这些黑土在哪里买得到。其实,这些黑土都是一般表土混合了咖啡渣和茶渣而已。而咖啡渣都是附近咖啡店冲泡过后并收集起来,我们三几天就过去取回来用的“厨余”。

在麻坡住了一年半。咖啡店每天处理过的咖啡渣约有5-10公斤,一年半下来,被取回来的咖啡渣少说也有2700公斤(5公斤x 547天)。也就是说麻坡市议会在这一年半里也省去了处理这2700公斤垃圾的劳力。真的很难想象这2700公斤的咖啡渣倒在我家前后的景象。然而,倒下的这2700 公斤的咖啡渣好像都消声灭迹了,相信这些咖啡渣早已经化为养分,供给住家前后生长的所有蔬菜。

有时候,当前往咖啡店取咖啡渣时也会顺手拿些自家种植的蔬果给咖啡店老板品尝,老板一家也特别喜爱。一般上咖啡店老板也会回送给我们他们自制的加耶(Kaya)。从此,我们家再也不必到外头购买加耶了。

混合了咖啡渣的表土结构松软,即能保湿又不积水。咖啡渣含有丰富的氮,能够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一年半后,发现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效果非常好。姜耗肥,生长环境需要充足的水份但泥土又必须具备好的排水条件。添加了咖啡渣的表土恰恰提供这样的一个好条件。

一般上商店里购卖的姜都淡而乏味。 著名的文东姜味道固然好,可是一点也不便宜,尤其有机种植的文东姜,更是“一姜难求”。在屋旁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后,每当厨房需要用姜时,就到外头挖一些来用。从此以后,家里再也不必买姜了。

咖啡渣看似废物,可是它却让生活精彩起来。如果你家附近也有咖啡店,不妨也尝试这样的"废物利用", 一举数得!












Sunday, July 16, 2017

香蕉的芬芳



香蕉是其中一种比较容易耕种同时也不耗人力的作物。对我们这些兼职农夫来说,种植香蕉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因此,在园里种了一些香蕉。

我种的香蕉都没施用任何化学肥料或农药。一些农友有点不以为然,认为香蕉本来用药就很少,没什么稀奇。我的香蕉园也不施用除草剂,不使用生鸡粪,这一点就比较少农友会这么做。我的香蕉十分饱满了才收成,收成的香蕉不经过催熟也会自然成熟,不被催熟的香蕉在市面上并不多见。总的来说,我的香蕉会在园里慢慢成长,慢慢开花结果,慢慢成熟,然后会慢慢的散发清香。

很多吃过园里香蕉的朋友们都说,这香蕉比较扎实,带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我说,这也许就是香蕉本来应该有的自然美味。如果市面上的香蕉已经失去的它该有的香味,那香蕉就不应该再叫香蕉了。。。




Sunday, July 2, 2017

大巢



距离住家200m 往麻河绊走去,有座很高的电讯塔。电讯塔高处不时都传来响亮的“鸭叫声”。响彻云霄的叫声甚至在很远都能够清楚听到。听到这样的叫声很难不叫你抬头探个究竟,但也从来没有探到个清楚。从低处往塔尖一探,就只能看见塔尖有一丛杂乱的大巢,巢内不时会有黑影在骚动。乍看之下,貌似一种很大的鸟类,没错,但就是没办法看清楚它的长相。由于住家不远处就是面对马六甲海峡的麻坡河口,打从心理我就觉得这些叫声嘹亮的大鸟,长相一定就像迪斯尼动画里头那些大嘴巴,大嗓子,即霸道又自负,住在海边的候鸟。

曾几何时,这鸟就在塔上筑巢。如果静悄悄的一定不会有人发现。可是我说啊,如果你路过驻脚也罢,在这里常住了也罢,为什么要大声嚷嚷,公告天下呢?这不但骚人,还会给你带来不可预计的灾难啊!

就今天,没听见了嘹亮的叫声,只见了杂乱的鸟巢。少了这些似有似无,乱中有序的叫声,河绊都市好像少了点味道。原来她们早已经是麻坡的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