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4, 2018

麻木


照片取自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2018年10月21日放工回到家,顺耳听见新闻播报印度火车开入在铁轨旁开派第的人群,最少60人死亡。心想明天报章一定是头条。怎么知道第二天的头条是台湾火车出轨,18死亡,头版不见印度火车事故报道的踪影。

我们似乎对印度所发生的火车意外事故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已经没有新闻价值。有时,报章会刊登印度火车超载的画面,读者或许也把这样的报道归类为奇闻。 当然,身为读者之一的我也是以“印度火车真奇葩”的心态来翻阅这样的新闻。直到有一天,报章上的一张照片真的触动了我的心。

照片内容是这样:“一列行走中的火车,里里外外,甚至车顶都坐满,站满人。车相与车厢间有个小站脚处,上面站了一个妇人,妇人躯下带着一个小孩,身上有个正在哺乳的婴孩。妇人一手哺乳,一手抓住火车着力,小孩必须自顾自的安危,火车遥遥晃晃行使着,脚下的泥土沙石变成了线条。”

 天啊!这是什么样的情况,妇女手累了如何是好?孩子打瞌睡了怎么办?难道印度火车搭客个个都身手不凡,每人都有惊人的毅力和耐力。要不然他们是如何熬过来呢?没有答案,我也只能这样认为,他们都有这种能耐。

一直到我读到龙应台的一篇文章,文章叙述单单卡尔戈达,每一年在铁路上断魂的就有超过6000人。真的是当头棒喝啊!原来那些乘客都没有身手不凡,他们也没有过人能耐,他们也是血肉之躯。难道他们生命价值是如此不值吗?不,我觉得不,卡尔戈达每年也会有超过6000户人家有丧亲之痛。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事故还是一再发生呢?答案是贫穷,教育上的贫穷以及经济上的贫穷。此外,社会上对这个状况也逐渐麻木。不止印度有关当局对印度火车意外事件麻木,就连国外报章都对这类事件的报道也兴致缺缺。

很多时候,麻木是件很可怕的事,和无知比起来,麻木有过之而无不及。






Monday, October 22, 2018

说黑



不久前读到台湾美食作家陈静宜写有关马来西亚美食。
她发现马来西亚的烹饪手法很喜爱用黑酱油。就如福建面,一定要黑压压的。她的台湾朋友无法接受,甚至问能吃吗?从这点,我想她一定没有来麻坡尝过麻坡鸡饭团,亦或看麻坡人如何吃鸡饭团。圆圆的饭团淋上浓浓的黑酱油,
黑?算什么?

不过,她说的到没错,很多美食,要尝要趁早。孩时的味道在逐渐消失中。。。











Friday, September 28, 2018

鱼乐



在网上写了些关于树的事。老同学数落我,说我非树,安知树之雍容?想起来也不无道理。人类对自己的了解都不够了,何况树!

让我想起了一则故事。

有个老外,喜欢慢跑,每天早晨都跑了一阵才去办工。一回,他被联合国组织谴派到非洲部落办事。在那里,他还是维持了这个多年的跑步习惯。有一天,在慢跑的当儿,他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他。跑了一段路后,那人气喘如牛的跟到他身旁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那老外回答没事。“没事! 那你跑什么嘛!” 。那人匪疑所思,没事却跑得满身大汗。

同样的道理,子非跑者,焉知跑步之乐也?

文化的隔阂让人摸不着头。就好像每逢运动会,当电视镜头播放水上韵律操时,我也匪疑所思。好好的在路地上比赛走,跑,跳都好,偏偏没有鳃也要到水里比。到水里比游也就算了,还倒置过来,头在下,脚在水面上摆出各种滑稽的动作。一个人这样表演也就算了,还一群人一起表演,比动作一致性。这,我也很想跑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当然也可以说:“汝非水上韵律舞者,焉知舞者之乐?”。
是的,看得出每名舞者都挤出灿烂的微笑,可是就是感受不到他们的快乐!这样的竞技,我无法接受。








Monday, September 24, 2018

阅读的幸福



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为什么床边要有节平台,上床下床多么不方便。我这床是和旧雇主买的,属于研发品,市场上绝无仅有。一直想问设计者这设计的用意,可是一直都没开口。结果,离开了旧公司已经快10年,答案始终还没揭晓。后来,慢慢的发现这一个小空间拿来放书刚刚好。睡前看到一半的书,随手置之,不会留在床上被自己压坏,也不会掉在地板甚至床底。要继续阅读时,垂手可得。

睡前阅读早已经成为习惯,可以带着故事进入梦乡。
婚前,临睡前看书是一件乐事。不管看到那里,困了就直接倒头就睡,母亲会来帮我关灯。婚后,临睡前看书也一样痛快,也是不管看到那里,时间一到,孩子的母亲就会把灯关了,也必须倒头就睡。

不同的时空,不同的人物,可是拥有同样的幸福!











Monday, August 27, 2018

残酷与现实


大自然里,弱肉强食,有时候植物界比起动物界还要残酷。

离我家不远处有片荒野,一棵大树被蔓藤给完全吞没。可以预见这棵大树将会得不到阳光,无法为自己制造食物,一天一天慢慢的饿死并枯萎。如果没有外来干涉,这过程会缓慢,但必然。

曾经为了让自己更茁壮,借了你一把力、踩着你往上爬。
今天我长得旺盛了,却完全把你淹没,让你窒息。这是什么道理?

多么想轻声的告诉蔓藤,老树死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会重新回到地面和杂草一起争夺阳光。可是蔓藤怎么听得下去呢?在上面快活久了,从前的苦日子谁还记得。。。






Thursday, August 2, 2018

蜿蜒的麻河



从谷哥卫星图鸟瞰麻河,只见麻河一路蜿蜒曲折,随顺着大地的起伏而成型。 这样的线条是大地的杰作,悠悠岁月,不同的气候和地质下,滴水成舟,慢慢的形成麻坡河。大自然的杰作是过程导向的,它不经意的延缓河流的速度,延长河流的长度,让河水从小溪流到大海之间逗留久些,尽最大可能奉献水源于这片土地,滋养万物。

反观今日,人类设计的水道都尽可能笔直,平坦,要第一时间把大流量输送到大海。这样的设计和大自然背道而驰,而且是目标导向。换句话说,大自然的思维是过程导向的而人类的思维一般上是目标导向的。 久而久之, 人类这样的思维就和大自然产生了冲突。

人们目标导向的思维不止反映在硬体设计,这样的思维无所不在:小孩还嗷嗷待哺就期待长大的一天;才刚受教育就满怀期待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才刚踏入社会就设定事业成功的目标。目标导向并非不好,只是过度的目标导向会导致人们不择手段,忽略了过程中的良辰美景。过度的目标导向会让人忽略了过程中的意义。如果每一个生命的终点都是死亡,无论过程如何生命的结局都还是死亡,那么生命有何意义所在?

因此,欲了解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很多时候我们都必须和大自然相处,向大自然学习。在大自然里,每一天,每一刻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意义与价值。只可惜,我们的生活却离大自然越来越远!



Thursday, July 26, 2018

Tree of the Year 2018



2018年的榴莲季节进入尾声。这一季几乎全国各地都同时出产榴莲,这也导致榴莲的价格低靡,榴莲果农哭了,榴莲老饕笑了。名种榴莲园边价在产量巅峰时期跌至每公斤RM5元,猫山王榴莲每公斤RM20元。这样的价位让很多榴莲种植者都觉得无利可图,和前两年的价位比较起来相差甚远,让很多榴莲种植人都失望了。

从三月榴莲树爆出花芽,四月榴莲开花授粉,一直到七月榴莲成熟,雨水都十分充裕。这让果实有足够的水份成长,但也让爱在幼果里下卵的飞蛾受益。在没有任何虫药,菌药的喷洒之下,被虫害破坏的比率比往年高了些,大约50%,菌害反而少于百份之十。这样的病虫害比例,实在太高了。

这一季的开花率高,几乎各个品种的榴莲树都开满花。可是结果率却相对的低。果园里,D197,福民13,D2 的结果率非常低,让人失望。可是D168(101) 和 D188( Mdur78) 的结果率出奇的好,同时果肉品质和味道都让人满意! 



如果要遴选2018 年果园里的 Tree of the Year,我选以上这棵D168。这棵D168, 俗称101约有20年树龄,树身长得均匀,叶子笔直,向阳性也非常好,结了约150粒硕大的果实。150粒果实里,少于50%有病虫害问题,叶面向阳性也好,这让它的果实能得到充足的养份,果肉十分美味。一般101果肉的味道甜中带点酸,可是今年的101 味道却甜中带点苦,好吃!



众所周知101榴莲的果实是出名的大,一粒101重三公斤并不出奇。树上挂了150粒果实,树身必须承担超过400公斤的重量。这样的情况在刮风暴雨的夜晚往往都十分让人担忧。这树,始终都撑了过去,自己能够承担多少重量,我相信它比谁都懂!

今年Tree of the Year 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