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7, 2018

残酷与现实


大自然里,弱肉强食,有时候植物界比起动物界还要残酷。

离我家不远处有片荒野,一棵大树被蔓藤给完全吞没。可以预见这棵大树将会得不到阳光,无法为自己制造食物,一天一天慢慢的饿死并枯萎。如果没有外来干涉,这过程会缓慢,但必然。

曾经为了让自己更茁壮,借了你一把力、踩着你往上爬。
今天我长得旺盛了,却完全把你淹没,让你窒息。这是什么道理?

多么想轻声的告诉蔓藤,老树死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会重新回到地面和杂草一起争夺阳光。可是蔓藤怎么听得下去呢?在上面快活久了,从前的苦日子谁还记得。。。






Thursday, August 2, 2018

蜿蜒的麻河



从谷哥卫星图鸟瞰麻河,只见麻河一路蜿蜒曲折,随顺着大地的起伏而成型。 这样的线条是大地的杰作,悠悠岁月,不同的气候和地质下,滴水成舟,慢慢的形成麻坡河。大自然的杰作是过程导向的,它不经意的延缓河流的速度,延长河流的长度,让河水从小溪流到大海之间逗留久些,尽最大可能奉献水源于这片土地,滋养万物。

反观今日,人类设计的水道都尽可能笔直,平坦,要第一时间把大流量输送到大海。这样的设计和大自然背道而驰,而且是目标导向。换句话说,大自然的思维是过程导向的而人类的思维一般上是目标导向的。 久而久之, 人类这样的思维就和大自然产生了冲突。

人们目标导向的思维不止反映在硬体设计,这样的思维无所不在:小孩还嗷嗷待哺就期待长大的一天;才刚受教育就满怀期待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才刚踏入社会就设定事业成功的目标。目标导向并非不好,只是过度的目标导向会导致人们不择手段,忽略了过程中的良辰美景。过度的目标导向会让人忽略了过程中的意义。如果每一个生命的终点都是死亡,无论过程如何生命的结局都还是死亡,那么生命有何意义所在?

因此,欲了解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很多时候我们都必须和大自然相处,向大自然学习。在大自然里,每一天,每一刻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意义与价值。只可惜,我们的生活却离大自然越来越远!



Thursday, July 26, 2018

Tree of the Year 2018



2018年的榴莲季节进入尾声。这一季几乎全国各地都同时出产榴莲,这也导致榴莲的价格低靡,榴莲果农哭了,榴莲老饕笑了。名种榴莲园边价在产量巅峰时期跌至每公斤RM5元,猫山王榴莲每公斤RM20元。这样的价位让很多榴莲种植者都觉得无利可图,和前两年的价位比较起来相差甚远,让很多榴莲种植人都失望了。

从三月榴莲树爆出花芽,四月榴莲开花授粉,一直到七月榴莲成熟,雨水都十分充裕。这让果实有足够的水份成长,但也让爱在幼果里下卵的飞蛾受益。在没有任何虫药,菌药的喷洒之下,被虫害破坏的比率比往年高了些,大约50%,菌害反而少于百份之十。这样的病虫害比例,实在太高了。

这一季的开花率高,几乎各个品种的榴莲树都开满花。可是结果率却相对的低。果园里,D197,福民13,D2 的结果率非常低,让人失望。可是D168(101) 和 D188( Mdur78) 的结果率出奇的好,同时果肉品质和味道都让人满意! 



如果要遴选2018 年果园里的 Tree of the Year,我选以上这棵D168。这棵D168, 俗称101约有20年树龄,树身长得均匀,叶子笔直,向阳性也非常好,结了约150粒硕大的果实。150粒果实里,少于50%有病虫害问题,叶面向阳性也好,这让它的果实能得到充足的养份,果肉十分美味。一般101果肉的味道甜中带点酸,可是今年的101 味道却甜中带点苦,好吃!



众所周知101榴莲的果实是出名的大,一粒101重三公斤并不出奇。树上挂了150粒果实,树身必须承担超过400公斤的重量。这样的情况在刮风暴雨的夜晚往往都十分让人担忧。这树,始终都撑了过去,自己能够承担多少重量,我相信它比谁都懂!

今年Tree of the Year 非你莫属! 










Sunday, July 8, 2018

啄木鸟与榴莲



这粒榴莲本来应该掉在地上成为人们的美食,偏偏它却卡在树上,人们吃不着。这只Rufous Woodpecker 一大早起来找虫吃,可是它万万没想到再转个弯会有榴莲吃。

所以,命运这回事,谁也难料!


















Monday, June 25, 2018

美丽的刁曼岛


2018年6月10日,重游刁曼岛。距离上一次到访已是25年的事。和25年前比较,刁曼岛的变化不算大,这算是件喜事。

这一趟三天两夜的行程算是个抽离,抽离平时的生活节奏,只想好好的放个假。因此,三天两夜并没有安排环岛游,浮潜,免税购物等等的活动。就是到海边,住进旅社,过两夜,第三天退房。三天里,除了睡觉,吃饭,就在海边和孩子们戏潮,浸浸海水,如此而已。说实在,能同孩子们一起渡过几天这样,没上学,没上班,没应酬,没干扰,没电视的海岛生活,难能可贵。

天刚破晓,途经国家公园路段
6月10日早上4.00am, 我们从麻坡开车启程,早上7.00 am 天刚亮,我们穿过了国家公园抵达丰盛港,再乘渡轮,中午时分就到达刁曼岛。我们预定的旅社1511 Coconut Clove 位于岛的东岸Juara Beach,必须在西岸码头下船,从陆路横穿岛屿才能抵达。本来理应在Tekek码头下船,我们却早了一站,错误的在Paya Beach 码头就下了船。上了岸发现这段海滩的珊瑚礁丰富,也非常热闹,应该是旅游热点。既然下错了站,只好另付船费雇船到下一站,船夫热心帮忙另找船代步,我总觉得他们是串通的。。。

穿越雨林

抵达Tekek 码头,雇了一部四轮驱动穿越小岛中部的雨林直抵东岸的Juara Beach。刁曼岛中部还保留着原始雨林,穿越这片雨林有如进入了Jurassic Park,一片绿意盎然,带点神秘。

两位旅社负者人

到达刁曼岛东岸,发现这里和刚登错的西岸比起来算是人烟稀少,而我们下榻的旅社1511 Coconut Clove 的经营者居然也是金发老外,据她说家乡在马六甲,我猜是葡萄牙人,要不然怎么叫1511。旅社的租户也以外国人居多,沙滩也格外幽静,正是寻幽的好地方。

没有人潮的美丽沙滩
到了住处,冲了个凉,大家睡了个午觉,先让舟车劳累的身体休息,才到海边戏水。




晚餐,我们在附近村落找了家拥有美丽海景的小店。可是这小店的服务超慢,我们的晚餐从天亮吃到天黑,可是我们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奢侈)。

美丽的日出

第二天凌晨下了场雨,早上起来天上还是乌云密布。尽管如此,东海岸的日出依然美丽。

午餐,我们就在隔壁有点规模的The Barat 餐厅解决。

傍晚,想根据地图寻找山里头的瀑布,可是走入森林小径45分钟,不见瀑布,决定天黑前折返。 

晚餐选择在一间小店,由沙劳越华裔,远嫁这里的岛民,她戴着头巾,操着一口流利华语。据店家说,很多外地人都很喜欢向海边的地主租下一片地,盖些小房子出租给外来游客,一年下来,自己也可住上几回。一个月马币4千的租金,其面积足以盖好几间的小房子。店家说,这段沙滩(Juara Beach) 是刁曼岛全年无休的唯一沙滩。当东北季候风的季节,其它地区休业,游客爱到这里冲浪。

光害,光害
第三天,早上5.30am 天还没亮,一个人步行到海边,发现隔壁旅社灯火通明,对整个环境实在是个破坏,这样的光害显示出人类霸道的行为。 吃了早餐,再到海边戏水片刻就收拾包袱准备回家。

集聚在甲板驶入码头

本来预计会在傍晚前开车离开丰盛港,避免黑暗中穿越 Endau Rompin 森林保护区。谁知渡轮进不了码头,因为抵达时正逢退潮,河床又太浅,渡轮被逼在河口徘徊,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船长叫了一些壮丁到甲板,抬高后方的螺旋桨,渡轮才勉强驶入码头。

回到麻坡,晚上11点。结束了3天2夜刁曼岛之旅。






















Monday, June 11, 2018

101号榴莲


暖呼呼的101号榴莲

当所有榴莲爱好者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猫山王和黑刺的当儿,有一种榴莲却还是屹立不到,在种植者心中站有一席之地。我所说的就是101号榴莲,此榴莲在马来西亚农业部的榴莲编号为D168。 在这里,我想为101号榴莲说些话,让大家多认识它。

榴莲种植人喜欢101号榴莲,因为它有几个优点。第一,它长得健壮,体积大,因此能够结非常多的果实。第二,它的开花率,结果率都很高,对气候变化没有特别敏感,因此产量非常可靠。开花率高的优点算是自利利他,能够帮助周遭的其他榴莲授粉。第三,它的果实大,一粒榴莲2-3公斤算是平常。虽然果实大,外皮却也不厚,果肉饱满,容易打开。第四,它的果肉浓郁,甜中带苦。

当然,榴莲种植者不喜欢101号榴莲的原因不外是它不耐放,过了一夜就开嘴,出水。在很多榴莲业者眼中,这一个缺点几乎掩盖了101号榴莲的所有优点。

而在很多榴莲老饕眼中,101号榴莲非他们所选,他们觉得101号果肉不够干,味道带有点酸。我却认为这是因为吃的时间不够及时。一般上榴莲送到食客口中和榴莲掉落的时间都有一段间隔。间隔的时间越长,榴莲品质就越打折扣。如果老饕吃了隔夜101,那简直是难以下咽。榴莲要当天吃才好吃,尤其是像101号榴莲,要趁热吃!

我是说真的趁热吃哦!刚掉下的榴莲都保有一定的温度,不论是白天或晚上,吃一口刚掉下的榴莲都能够感受到那点温暖。如果你爱吃榴莲却又还没吃过暖呼呼的101号榴莲,那请你一定要尝一尝。

一杯冷了的茶不好喝,怎么能怪茶不好呢?你说是吗?












Tuesday, May 29, 2018

热闹的第14届全国大选


我并不很喜欢人多的地方。
常常觉得人的地方比较复杂和吵闹,我比较喜欢安静。
可是在一个月里,我出席了三个人多的场合。


2018年4月28日,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的提名日。
这一天晚上,我出席了位于麻坡的一场政治讲座。那一晚,人潮汹涌,当主持人叫大家举起你的手机,亮起灯来,我往后一看,仿佛自己置身在一个演唱会现场。谁说麻坡人政治冷感?我说,麻坡人充满热情!


2018年5月2日,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期间。
网上资讯表示,大选的监票员数量不够。为了监督选举的公平,呼吁大家加入监票员的行列,捍卫民主。当晚,要报名当监票员的民众跟本都挤不进去。谁说麻坡人没有正义感?
我说,麻坡人充满正义!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的投票日。
投票日,晚餐后各个选区的成绩陆续揭晓。可是选票明明就算完了,选举委员会迟迟不公布官方成绩。为了避免选委会做手脚,公民涌向计票中心施压,还险些何镇暴警察发生肢体冲突。谁说麻坡人软弱?我说,麻坡人十分勇敢!

不只是麻坡人,这一天全国人民都鼓起勇气,向执政了61年的政府说: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