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17

2017榴莲季节~ 疯了



2017年的榴莲季节是疯了!

多雨导致7月,8月的榴莲季节产量大幅度减少,价格相对的提高是意料中事,结果超出所料,这一季榴莲市面上出现的价位不仅仅是提高而已,简直是创下历史新高。一般的普通甘榜榴莲售价每公斤都在马币15至20 间浮动。普通的名种榴莲价位在每公斤马币30至50间。而著名的猫山王榴莲售价每公斤都超出马币60。这样的价位绝对是空前,但不一定是绝后。众所周知很多的好榴莲都出口到中国卖个好价钱。留在国内的一大部分榴莲也锁定了到访的中国游客。原因不外是他们的购买力,马币一两百块一粒榴莲不算贵。可是相对国人来说,一两百块一粒榴莲还真买不下手。下来的日子,出口到中国的榴莲如果没受到经济或政治上的干预和限制,国人将很难吃到便宜的好榴莲。 

在这样疯狂的季节下,榴莲老饕是最大的输家,榴莲出沙龙脱,一点都不假。最大的赢家是榴莲种植业者,一个季节下来,捞得金银满钵。很多农人都觉得可惜,早知道今日,多年前就该种些榴莲。而更多的旁观者纷纷也加入种植榴莲的行列,希望能跟上一趟疯狂的列车。可是种树本来就是数十年的大业,不是说今年种了,明年就有收成。很多时候是上一代人种树,下一代人享受甜美的果实。所以我常想,种树的人都是很有智慧的人,种树的人都是把持着利他为中心思想的人。

与其坐着干遗憾为什么十年前不种些榴莲树,倒不如马上行动在后院也种棵猫山王,十几年晃一下就过去。 说不定20年后,猫山王贵如黄金,买不下手,后院的那棵果树却结满果。亦说不定多年后自己不在了,孩子们尝着榴莲,心存感激的感谢父亲曾经种下这棵果树, 要不然就算沙龙脱了也换不到好榴莲吃。。。









Friday, July 28, 2017

我家的咖啡渣



屋子前后种了各类蔬菜。邻居看见蔬菜都长在黑压压的泥土中,都很好奇想知道这些黑土在哪里买得到。其实,这些黑土都是一般表土混合了咖啡渣和茶渣而已。而咖啡渣都是附近咖啡店冲泡过后并收集起来,我们三几天就过去取回来用的“厨余”。

在麻坡住了一年半。咖啡店每天处理过的咖啡渣约有5-10公斤,一年半下来,被取回来的咖啡渣少说也有2700公斤(5公斤x 547天)。也就是说麻坡市议会在这一年半里头也省去了处理这2700公斤垃圾的劳力。真的很难想象这2700公斤的咖啡渣倒在我家前后的景象。然而,倒下的这2700 公斤的咖啡渣好像都消声灭迹了,相信这些咖啡渣早已经化为养分,供给住家前后生长的所有蔬菜。

有时候,当前往咖啡店取咖啡渣时也会顺手拿些自家种植的蔬果给咖啡店老板品尝,老板一家也特别喜爱。一般上咖啡店老板也会回送给我们他们自制的加耶(Kaya)。从此,我们家再也不必到外头购买加耶了。

混合了咖啡渣的表土结构松软,即能保湿又不积水。咖啡渣含有丰富的氮,能够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一年半后,发现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效果非常好。姜耗肥,生长环境需要充足的水份但泥土又必须具备好的排水条件。添加了咖啡渣的表土恰恰提供这样的一个好条件。

一般上商店里头购卖的姜都淡而乏味。 著名的文东姜味道固然好,可是一点也不便宜,尤其有机种植的文东姜,更是“一姜难求”。在屋旁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后,每当厨房需要用姜时,就到外头挖一些来用。从此以后,家里头就不再也必买姜了。

咖啡渣看似废物,可是它却让生活精彩起来。如果你家附近也有咖啡店,不妨也尝试这样的"废物利用", 一举数得!












Sunday, July 16, 2017

香蕉的芬芳



香蕉是其中一种比较容易耕种同时也不耗人力的作物。对我们这些兼职农夫来说,种植香蕉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因此,在园里种了一些香蕉。

我种的香蕉都没施用任何化学肥料或农药。一些农友有点不以为然,认为香蕉本来用药就很少,没什么稀奇。我的香蕉园也不施用除草剂,不使用生鸡粪,这一点就比较少农友会这么做。我的香蕉十分饱满了才收成,收成的香蕉不经过催熟也会自然成熟,不被催熟的香蕉在市面上并不多见。总的来说,我的香蕉会在园里慢慢成长,慢慢开花结果,慢慢成熟,然后会慢慢的散发清香。

很多吃过园里香蕉的朋友们都说,这香蕉比较扎实,带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我说,这也许就是香蕉本来应该有的自然美味。如果市面上的香蕉已经失去的它该有的香味,那香蕉就不应该再叫香蕉了。。。




Sunday, July 2, 2017

大巢



距离住家200m 往麻河绊走去,有座很高的电讯塔。电讯塔高处不时都传来响亮的“鸭叫声”。响彻云霄的叫声甚至在很远都能够清楚听到。听到这样的叫声很难不叫你抬头探个究竟,但也从来没有探到个清楚。从低处往塔尖一探,就只能看见塔尖有一丛杂乱的大巢,巢内不时会有黑影在骚动。乍看之下,貌似一种很大的鸟类,没错,但就是没办法看清楚它的长相。由于住家不远处就是面对马六甲海峡的麻坡河口,打从心理我就觉得这些叫声嘹亮的大鸟,长相一定就像迪斯尼动画里头那些大嘴巴,大嗓子,即霸道又自负,住在海边的候鸟。

曾几何时,这鸟就在塔上筑巢。如果静悄悄的一定不会有人发现。可是我说啊,如果你路过驻脚也罢,在这里常住了也罢,为什么要大声嚷嚷,公告天下呢?这不但骚人,还会给你带来不可预计的灾难啊!

就今天,没听见了嘹亮的叫声,只见了杂乱的鸟巢。少了这些似有似无,乱中有序的叫声,河绊都市好像少了点味道。原来她们早已经是麻坡的一份子。



Thursday, June 22, 2017

Made In Germany


据说德国工人上班工时是全世界最短的,同时德国的竞争力还是名列前茅。这是如何做到?答案是效率。效率的精髓并不是把事情做得快,而是把事情做得对。

曾经在工厂生产部上班长达八年。工厂的生产部是最讲求效率的地方,每一个过程不止要做得对,还要做得快。老板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因此我们的车间,清一色全部都是德国机械,全部都德国制造。

记得有一回,请了德国工程师来维修机器。德国的工程师的收费都是欧元及工时计算,对我们来说,每一小时收费都很昂贵。我们生产部的办公室是间楼阁,就设在车间的中央。从办公室望出去,整个车间一目了然。被维修的机器刚好就在办公室不远处,从上面往下看,工程师的一举一动一览无余。在维修机器时,看见德国工程师把机械解开,每一颗螺丝都弄干净,然后摆放得整整齐齐。老板问我看他们这样的工作方式,受得了吗?

表面上实在是受不了,怎么慢条斯理的。可是当工作完毕把机械组装回去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面对多一颗螺丝亦或者少一颗螺丝的窘境,及后续的连带问题。这也体现了德国人把事情做好的精神。这样的精神也让他们具备了超强的竞争力。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认同德国人的这种精神价值。下来的日子,希望能在生活中逐渐开始实践这样的价值。不要贪图把事情做得多,而立志要把事情做得好。






Saturday, June 17, 2017

林明游记~ Sg Lembing


大街的老树

一直以来旅游都偏爱小镇。大都会除了消费高,感觉也很压迫及千篇一律。2017年6月5日的学校假期,我们到访位于马来半岛东海岸的一个小镇,林明 Sungai Lembing。

林明算是个古镇,锡米含量丰富,很早就被殖民政府虎视眈眈。18世纪一直到20世纪,西方国家从林明挖掘了大量的锡矿,林明这小镇的由来和开采锡矿有着密切的关系。当矿业蓬勃时期,采矿带动了林明的商业活动,同时也从中国引进了大量的劳力。20世纪后期,矿业开始没落后,人们开始外流,留下来的居民普遍以农业为生。近期,旅游业逐渐开始成为林明的经济活动后,旅客开始往这个小镇里钻,而我,也就是其中一个。

总的来说,20世纪90年代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并没有给林明这个小镇留下太多的痕迹。两排主要店屋和周边的甘榜依就如初,它们造就了这个小镇。

一步入这小镇,大街中央的一排大树让人第一眼就爱上林明。可是,大街的两排店屋,没一会儿就逛完,但林明之所以著名不是因为她的老店,而是林明的好山好水。


林明鸭蛋面

林明的好山好水也酝酿了当地的美食,有如山水豆腐,林明茄汁面,林明鸭蛋面等等的美食。


墙上的部分简报

卖鸭蛋面的店铺墙上贴了店家的剪报,店家还是林明有名的榴莲种植者,我跟店家说我也种有机榴莲,话题一下子就打开。还约我榴莲季节到访他的果园。这也算交了一个朋友。


登山,戏水也是游客在林明的重点活动,彩虹瀑布是一般游客的热点。垂直细幼的流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半圆形的彩虹,应此取名为彩虹瀑布。


云海
由于这一趟的行程有点紧迫,我们并无法到访彩虹瀑布,如有机会重访,一定报到!但,我们还是把握机会在清晨登上了林明山观赏著名的林明云海,算是不虚此行。


我的收获

林明的早市也有精彩。一位在街边摆档的老伯售卖着各种过时的生活用具,对爱好古玩的人来说可能是个宝藏。向老伯买了一个木刨,请教老伯刀如何换,老伯说只需磨,不必换,能用到老,这是前人的智慧。林明街边也有人在卖原木砧板,卖家说是Tembusu,最适合做砧板。买了一个11寸的用,老板交待用前先抹上油,让油渗透原木,下来再用砧板就不会变黑。




隧道

对我来说,林明的锡矿史是非常值得保留及探访的。镇上有间锡矿博物馆收留了林明的采矿史,值得到访。小镇不远处有个当年的采矿区,部分开采锡米的地底隧道限制性的开放给游客参观。能真正的进入当年的矿坑更能够体会当年采矿的艰辛。据说,这样狭小的地底隧道在林明的矿区就有200多公里长,不可思议的200多公里。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洋人老远到这里来开采锡矿,也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大批中国苦力也离乡背井到林明来谋生?这个年代的我们或许完全无法体会。

我们的两天一夜林明游有点仓促,林明值得再花多点时间来发掘。无论如何,短暂的逗留也算值得在这里做个记录。下次,重游!








Thursday, May 25, 2017

农耕与学堂



14/5/2017 有缘在一所小学和同学们分享有关自然农耕。
课堂开始前问了一圈同学们,有谁长大立志要当农夫?结果不出所料,没人愿意当农夫。
正当没人要当未来农夫的同时,同学们却都清楚的知道,没有食物,人类无法存活,可是就是没有人愿意扮演食物的生产者这个角色。到底为什么呢?

今天,人们都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丰富的物质生活也让人们生活在梦幻泡影中,脚不着地。甚至我们的教育,周遭的资讯也在推波逐澜。每个人都想成为使用者,并不多人想成为生产者。哪,同学们,你们长大要当什么?要当职业运动员的比比皆是。我并非不鼓励孩子们追求梦想,而是在追求梦想背后的动机十分重要。如果为了个人名利而追逐,过程中会造成很多伤害。如果梦想的追逐有益于环境与人类的发展,这就非常的令人鼓舞。

当然,一切的梦想都建立在基本需求被满足以后的事。如果全部人都一味在追求梦一般的理想,而没有人在为基本需求作出努力,一切的梦想都只是空谈。我想,假使同样的问题向在级中学生,或是大专生发问,答案会是如何? 如果得到的答案也是没人愿意当农夫,那是非常可悲的事。

这也表示我们的教育,我们的价值观出了问题。在一般资讯及社会现象都偏向于自我为中心,偏重于物质享受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另一把声音来唤醒孩子们另一方面的觉知,为孩子们打开另一扇窗,窗外的风景尤其美丽。

而这天,我的任务就是告诉同学们那里有一扇窗,或许有一天它真的被打开了,谁会知道。

窗,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