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6, 2019

农耕地发电

昨天下班回到家,刚好新闻主播在播放我们的能源部长杨美盈在大力推动太阳能发电。电视片段放映国内很多大企业开始在这方面做出大规模投资。看了播放片段,我有意见。


TNB 在Sepang 的太阳能发电站(照片取自The Star 网)
Amcorp 在Gemas 的太阳能发电站(照片取自amcorppropeties.com) 

国内很多企业都在大面积的农耕地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板,转换成太阳能发电站。我真的不知道是否也有企业界开发了原始雨林来当发电站,如果有,是个笑话!

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太阳能接收器”就是叶面。它能把太阳能直接转换成食物,地球上还没有任何发明能够超越这样的效率。把土地上的植物清除了,安装上最先进的太阳能电板,是个愚蠢的行为。

固然,我们需要干净的电源,但我们需要物色更能够带来效率的地点来当发电站。君不见很多国家都把太阳能电板安装在厂房屋顶,甚至体育馆屋顶。安装在海边,沙漠,甚至沿着高速公路兴建也不错。日本就很多Floating Solar Panel 安装在湖泊,甚至海面。


中国安徽省的浮动太阳能电板(照片取自smithsonian.com)

我绝对赞同,并鼓吹利用太阳能开发零污染的绿色能源。可是如果牺牲了雨林,或者是农耕地来建设太阳能发电厂,我就是有意见。

你们不觉得把肥沃的土地用来发电十分可惜吗?


沙巴Keningau的小发电场(照片取自pensolar.com.my)
感觉上,这样一点都不绿!










Monday, January 21, 2019

虚伪



油棕发展局(MPOB) 正砸大钱津贴并要求小园主获得棕油永续耕作(MSPO) 的认证。还特别安排来自德国认证单位来处理。油棕发展局的这个举动不外是反击一些欧洲环保组织在环保的前提下禁止购买我们的棕油。看了认证内容,感觉非常表面,距离永续还非常的遥远。总之这样的举动就是花钱搞个认证,希望能在欧洲市场分一杯羹就是了。


棕榈油和大豆油是当今两大主要的食油来源。而棕油的生产效率比起大豆油还高出7.6倍。也就是说欲生产同样数量的食油,大豆需要比油棕多7.6倍的土地面积。如果这些环保组织在环保的前提下弃棕油而取大豆,那是极度的虚伪。 

美国是大豆的主要生产国,美国也是大豆的主要消费国。美国生产的大豆超过80%是经过基因改造。美国在医疗保健花费最多的国家,然而美国也是国民健康问题最多的国家。这相信和美国国民的饮食文化息息相关。


马来西亚和印尼是全球主要棕油生产国,总产量超过全球百份之85。同时马来西亚和印尼所生产的棕油都属天然非基因改造。与其让虚伪的西方国家禁止我们的棕油入口,不如马印联合起来禁止咱们的棕油出口到欧美,叫他们找基改大豆油去。如何?



Tuesday, January 8, 2019

果园里的真菌



常常看见很多榴莲种植者看见叶面上出现了真菌感染的情况显得十分紧张,第一时间要去找杀菌剂来消除真菌。我觉得这样的反应是没有必要的。就算农夫喷洒了除菌剂,这也是暂时在这一刻把叶面上的真菌杀死,过后又如何?

真菌无所不在,我们每吸一口气都有千千万万的真菌被我们吸入。喷洒杀菌剂后,一阵风吹过,果树又围绕在各种各样的真菌当中。榴莲业者被光滑,完整,没有瑕疵的叶子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期待,以致喷洒菌药变成了例行公式,而且逐渐频密。

说真的,如果榴莲业者真的把果树周围的真菌给杀尽,那才是恶梦的开始。真菌在生态中扮演着分解的角色,真菌会把榴莲树老化及被淘汰的组织分解回生态里。过度的杀菌反而减缓了生态链中的这一环,造成果树不必要的负担。

以生态的角度来看,如何让果树与真菌和睦共处,不要让真菌有大爆发的条件才是关键。过度的杀菌反而背道而驰,造就了生态的波动,使情况大好大坏。

2018年11月和12月的多雨,营造了真菌繁殖的极好条件。真菌感染的情况极为严重,果园里几乎每一片叶面都出现了真菌的痕迹。在这一种情况之下,一般榴莲业者都一定忍不住会去除菌。

2019年1月天气开始转晴,在没有特意除菌的情况下,真菌的痕迹开始慢慢减少。新长出来的叶子又恢复了一般的光滑,干净。这样的现象从上图的新叶和旧叶可以明显看出。

以这样的情况来说,一般的除菌,显然有点多余。。。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8

湿漉漉的岁末


今天是冬至,到了一年四季中里的最后一季。
年尾的雨季还没有结束,过去两个半月,雨水十分的充裕。这样的雨季最适合真菌的繁殖。在没有喷洒菌药的情况下,叶面出现了真菌繁殖的迹象。在众多品种的榴莲中,猫山王似乎对潮湿更为敏感。

在潮湿的季节,猫山王叶面呈现的真菌感染如下:




果园里的六棵处在不同位置的猫山王都呈现同样的情况。
就在猫山王果树旁的MDUR78,叶面情况比起猫山王好了许多。



在此为这一个现象做个纪录。 



Sunday, December 2, 2018

美丽的短暂



把阳台上绽放的玫瑰拍下放上脸书,很多人都说美丽。确实很美丽,每天我都不禁要多看几眼。

这盛开的玫瑰为什么那么迷人?
如果红色的花瓣换成绿色,而绿叶换成鲜红,玫瑰还会那么迷人吗?如果红玫瑰常年奔放,一年就只有几天的凋零,玫瑰还会那么迷人吗?不晓得!

很多时候美丽是因为珍贵,迷人是因为短暂。
生命也应当如此,生命如此珍贵及短暂,生命也应当美丽!














Monday, November 19, 2018

爱情榴莲



去年的这个时候,请了嫁接师傅到园里帮我把土种榴莲树嫁接成名种榴莲。时下,最流行的榴莲品种除了猫山王就是黑刺。几乎所有找师傅嫁接的人都还是坚持选择这两个品种,当然我也顺应市场导向,都把榴莲嫁接成猫山王和黑刺 。

在嫁接过程中和师傅闲聊,师傅说除了猫山王和黑刺,有一个本地榴莲让他吃了念念不忘。他说,苦中带甜,最重要的是吃了过后还会一再想念,因此他把这榴莲称为爱情榴莲。八十岁的老师傅,在榴莲这领域翻滚了几十年,他说好的榴莲,有可能不好吗?我一直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一年后的今天,再邀约师傅到园里帮我为其他还没嫁接的榴莲进行嫁接。顺口向师傅提议如果方便,也帮我嫁接几棵爱情榴莲。今早,师傅果真替我嫁接了三棵爱情榴莲。他说果肉大包,种子小,味道粘喉,吃过后会想念!听了真诱惑! 

若今天的三棵榴莲五年后能够开花结果,那是多么美妙的事。五年后,又可尝到爱情的滋味,还真期待!








Friday, November 16, 2018

虫害

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生态里,病虫害的大爆发并不常见。作物局部被病虫害破坏,相对就比较普遍,但这并不会对作物造成生命上的威胁。 如果了解病毒害是周期性的,常年根据时间表向作物喷洒农药其实是种浪费。

如果病虫害只是造成局部破坏,作物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任何农药的使用根本就是多余。除了多余,这样的举动或许还造就了未来病虫害大爆发的可能性。

2018年11月6日以下的2年树龄榴莲树局部叶子被虫害。


2018年11月16日,10天后,在没有任何的措施下,当新叶子长了出来,榴莲树似乎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由此可见,农药的使用很多时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