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1, 2012

醒狮拜年



从前,每逢农历新年都能见到醒狮团挨家挨户的登门拜年。
近年来,登门拜年的醒狮团似乎越来越少,听说还要特别邀约才登门拜访。麻坡可是狮王之乡,麻坡关圣宫师团得过无数次世界冠军,就连师王的雕像都树立在麻坡文打湮河畔,成为麻坡地标之一。如果欲邀请关圣宫师团登门,叫价绝对不少。

大年初三,一队师团突然到村子里挨家挨户拜年,小孩大人都兴奋不已,因为好几年都没见醒狮来拜年了。当天来了两头师,仔细一瞧,只见两头师的下巴都只剩寥寥可数的师须。从前,也不知道是哪一位仁兄告知,摘了师须有好彩头,因此和往年一样在师团挨家挨户拜年后,当来到我们家,每一头是都好像被剃过须似的只剩下胡渣。




两头师在屋内舞了好久,一头师趴在桌上的供品部阵,另一头师在同家里的孩子逗趣。胆大的孩子就和他逗玩,胆小的却哭了起来。这时,好奇的往趴着的师头里偷窥,师子在喝水,在拔柑,还把桌上和剩的水传给师尾。


不久,鼓声渐渐大起来,师头一耀而起,口中吐出吃剩的柑皮,桌上摆出一个“旺”和“1389”。 桌上的八包菊花茶只喝剩了两半包,桌上所有柑都被剥开来了。这时,两头师配合鼓声慢慢退出家门,结束了一场醒狮拜年。

在新的一年里愿大家龙年身体健康,事事顺利! 

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比较堆肥

四个坑用堆肥A, 另外四个用堆肥B 


好多农夫慢慢的觉察到化学肥料的坏处,结果也开始慢慢的使用有机肥料。在供求的原理下,很多商人也开始生产有机肥料。所以市面上的有机肥料也开始多起来。


身为半个农夫,我非常遗憾的是没有时间自己制作自己的堆肥,因为对我来说制作堆肥算是农耕的核心。堆肥的品质直接影响作物的生长。到底堆肥的品质如何,试一试就知道。

堆肥A 
堆肥B 











前些时候在园里试了一个朋友介绍的堆肥,和我往常所用的堆肥作比较。  猜猜看,谁的好

Tuesday, January 17, 2012

野草记





我们的果园由于不用除草剂,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杂草丛生。 
对于一般人来说,看见这样的情况是很不耐烦的,觉得这园主没把园打理好。


从前我也有这样的想法,总喜欢看见园里的状况整整齐齐的。后来,慢慢的对整个生态有点了解后,开始能够接受园里长满野草。野草根本就是生态的一环,没了野草整个生态那能平衡。 在不平衡的生态里想种植无农药蔬果,根本是十分困难的事。


野草不止是很多生物的家,它还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之下保护这片土地。所以,在野草不妨碍日常工作的情况下,我都任由它生长。甚至建议父亲,不如我们就一年只割一次草吧?父亲不同意,可能受不了园里似荒野般,乱无章法。


这一个月来,街上都有榴莲在兜售着,现在属于榴莲季节的副季,园里的榴莲完全没有结果。通常榴莲树在一段干旱的季节后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季完全没飙花, 我觉得原因出在园里厚厚如地毯般的野草,这一层野草暖和了气候的变化。不是吗?日本木村阿公的有机苹果刚结果时不会变红,最后,阿公发现跟园里厚厚的野草有关系。可见地上的草坪对整个气候的影响有多大。后来,木村阿公利用割草的时间来让苹果变红。


其实我也并不是非常希望园里的榴莲在副季开花。因为在正季节开花的榴莲,品质才是最好的。榴莲的正季节应该在2月/ 3月飙花,6月/ 7月成熟。看来,是时候准备迎接榴莲的花季了。而这几天夫亲也开始背起他的割草机在园里割草了,草被割薄后,过完农历新年,相信天气也会开始炎热起来。 到时,榴莲树也会跟着开始飙出花蕾。就让我们用我们最期待的心情来迎接2012 年的榴莲盛会!

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海南歌谣(六)

video


玲珑粑,吃粥饱饱去担材;
担材不起,人叫去盅米;
盅米没糠,人叫去拔秧;
拔秧不洁,人叫去打蜢;
打蜢不赢,人叫去扫庭;
扫庭不光,人就抓住打屁股。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Sayur Manis @ 花




也许是我们的心太钝了!
常常都错过身边的美。
马尼菜 (Sayur Manis)随处都有。
可是我却在最近才发现它的花,好美。

Friday, January 6, 2012

海南歌谣(五)

video

狗仔汪汪那边坡;
妹妹担馃看兄哥;

么馃阿搜?
净净芝麻加绊糖。

么扁担阿嫂?
长长竹竿枪。

竹竿打水响铃铛;
送兄上船载去番;
兄去三年我四岁;
寄信回来问家人;
家人不在家;
前面关关  后关关;
前面出草  后出花;
跳上墙角偷看过;
双双枕头交贴横。 

绿玫瑰



包菜越长越大了。
农历新年有新鲜包菜吃了,现摘现炒哦!

乍看之下,这包菜还长得有点像一朵朵的“绿玫瑰”。
玫瑰呀玫瑰,我爱你。。。


Wednesday, January 4, 2012

野公鸡

记得小时候, 常常傍晚时分都有一群人到父亲的园里抓野鸡。
大家都说父亲的园一带有好多野鸡。
印象中他们用手指般大小的竹子弄成一个个哨子,据他们说只要吹一吹他们这样的哨子,野鸡就会跑过来了!我没亲眼看过他们抓野鸡,可是却曾经见过这样的竹哨子。
当手上握着那哨子,心理就在遐想只要我一吹这哨子,很多野鸡就会被我吸引来,想到这,心里就很痛快!


也不懂何时,哨子不见了。也没有听见有人到父亲的园里抓野鸡了。
直到大学上“成人的学习 (Adult Learning)”的课时才忆起这往事。在课堂上学 “行为学习 (Behaviour Learning ) ” 时, 我就连想起当时这些人也许就是让野鸡学习当听见哨子声,就马上往哨子声的方向跑去的行为。也许每一天傍晚,这群人都在同一个时间喂食野鸡并吹着哨子,野鸡习惯了听见哨声就有食物吃,直到有一天被他们一网打尽。


不久前,园里又出现了成群的野鸡。这些野鸡都乘我不在时偷偷的来到园里觅食。常常在我出奇不意的出现时,大大小小的野鸡都飞逃起来,说飞起来一点都不为过,这些野鸡个个都很轻盈,更拥有一身漂亮的羽毛。当看惯了农场里臃肿及千篇一律的肉鸡,再看看这一些在大自然里自己繁殖,觅食, 防卫,自生自灭的野鸡时,是件非常赏心悦目的事情。


前天,在园里碰见了一只骄傲的野公鸡,穿着一套华丽的大红袍,血红色的鸡冠,烫得发亮的红袍,感觉心高气傲。 它一见我从口袋里拿起相机, 马上就扬长而去!




这时,也许它嘴里还在啐淬念:“看就看!拍什么拍啦!”



Tuesday, January 3, 2012

海南歌谣(四)

video


Mai 呀 Mai,常常来;
没处睡,睡厨房;
没縻待,肉都在市,鱼在海;
鸡仔吱吱在寮里;
Mai 不怕死捉来宰。

(Mai :姑姑 / 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