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故事结束的那一天



老树会说故事。
老树会说故事,可惜很多人都听不懂。没听得懂故事的人对老树丝毫没有感情。这样的人占了大多数。一百年的老树,记录了一百年的故事,没有一天偷懒过。街边的老树,记录了街头一百年来的风风雨雨,街头36500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没人瞒得过她。

通常,听不懂故事的人都还没等老树把故事写完就阻止了老树的记载。可老树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她把故事都纪录在残余的躯体中。故事里有述说哪一年风光明媚,哪一年冬天特别冷,哪一年老树病了等,毫无保留的等待人们解读。

翻开纪录的最后一页,老树写了:

麻坡市
2017
多雨




Monday, September 11, 2017

九月的雨



这是什么天气?
九月的天气就好似十一月的雨季,几乎每天都下起雨来!这样的雨天带给人们不便,却也带给一些人乐趣。 

就前天,一位马来老妇在雨中骑着电单车,缓缓的停在店前。老妇人走进店里买了些东西。看见湿漉漉的妇人,我好奇的问老妇人您防水的吗?老妇人笑了。她说她喜欢淋雨,反正这把年纪淋雨也没人骂! 买完东西,老妇人继续不慌不忙的骑着单车在雨中消失。。。

我想,这老妇人一定是位诗人!





Friday, September 8, 2017

吉胆岛游记


吉胆岛(Pulau Ketam) 位于雪兰莪洲巴生港口彼岸,算是其中一个本地著名旅游景点。尽管如此,至今都不曾到访。2017年8月28日趁学校假期,终于一家人踏上这座位于马来西亚半岛西海岸的小岛。

从巴生码头乘塔半小时的渡轮,渡轮沿途经过一些无名的红树林岛屿,拐个弯,吉胆岛很快就呈现眼前,交通十分便利。

两天一夜的吉胆岛一游,离开时我只能以 “吉胆岛,我没有爱上你” 来终结这一趟的旅程。这岛也不是说没特色,也有她独特的乡土民情,可是就是没能让人心动!让人感觉旅游业的发展在这小岛是个偶然。吉胆岛并没有诚心的想发展旅游,可是游客来了,就顺便做些旅游相关的行业,赚些外快,仅仅如此。

从渡轮码头没有一个像样的柜台标榜渡轮时间表和价位,我就匪疑所思。虽然还是有热情的船员向游客兜售船票,感觉还是不习惯,有点买黄牛票的感觉。或许一贯当地来往的人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些,船来就走,上了船再补票也都行,只是对游客来说,有点怪。

上了吉胆岛,岛民犹如一般海上人家,木屋建在一根根插入泥巴的骨架,骨架间堆满垃圾,潮水涨时带来一些新的垃圾,潮水退时带走一些旧的垃圾。垃圾的问题对一个岛屿的生态来说,绝对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可是在这里总感觉岛民或者地方政府对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做得不够。

岛屿对游客来说是品尝海鲜的圣地,可是岛上呈现的海鲜毫无惊喜,都只是一般饲养的水产。就连吉胆岛该有的螃蟹也没机会品尝。街边的小贩,都已经说好两人份量,端上来一大盘,让人觉得有欺诈的嫌疑。

总之,我就是无法爱上这个小岛。多希望这只是我个人的主观意识而已,相信欣赏吉胆岛的游客大有人在,只是不是我。。。




Friday, August 11, 2017

2017榴莲季节~ 疯了



2017年的榴莲季节是疯了!

多雨导致7月,8月的榴莲季节产量大幅度减少,价格相对的提高是意料中事,结果超出所料,这一季榴莲市面上出现的价位不仅仅是提高而已,简直是创下历史新高。一般的普通甘榜榴莲售价每公斤都在马币15至20 间浮动。普通的名种榴莲价位在每公斤马币30至50间。而著名的猫山王榴莲售价每公斤都超出马币60。这样的价位绝对是空前,但不一定是绝后。众所周知很多的好榴莲都出口到中国卖个好价钱。留在国内的一大部分榴莲也锁定了到访的中国游客。原因不外是他们的购买力,马币一两百块一粒榴莲不算贵。可是相对国人来说,一两百块一粒榴莲还真买不下手。下来的日子,出口到中国的榴莲如果没受到经济或政治上的干预和限制,国人将很难吃到便宜的好榴莲。 

在这样疯狂的季节下,榴莲老饕是最大的输家,榴莲出沙龙脱,一点都不假。最大的赢家是榴莲种植业者,一个季节下来,捞得金银满钵。很多农人都觉得可惜,早知道今日,多年前就该种些榴莲。而更多的旁观者纷纷也加入种植榴莲的行列,希望能跟上一趟疯狂的列车。可是种树本来就是数十年的大业,不是说今年种了,明年就有收成。很多时候是上一代人种树,下一代人享受甜美的果实。所以我常想,种树的人都是很有智慧的人,种树的人都是把持着利他为中心思想的人。

与其坐着干遗憾为什么十年前不种些榴莲树,倒不如马上行动在后院也种棵猫山王,十几年晃一下就过去。 说不定20年后,猫山王贵如黄金,买不下手,后院的那棵果树却结满果。亦说不定多年后自己不在了,孩子们尝着榴莲,心存感激的感谢父亲曾经种下这棵果树, 要不然就算沙龙脱了也换不到好榴莲吃。。。









Friday, July 28, 2017

我家的咖啡渣



屋子前后种了各类蔬菜。邻居看见蔬菜都长在黑压压的泥土中,都很好奇想知道这些黑土在哪里买得到。其实,这些黑土都是一般表土混合了咖啡渣和茶渣而已。而咖啡渣都是附近咖啡店冲泡过后并收集起来,我们三几天就过去取回来用的“厨余”。

在麻坡住了一年半。咖啡店每天处理过的咖啡渣约有5-10公斤,一年半下来,被取回来的咖啡渣少说也有2700公斤(5公斤x 547天)。也就是说麻坡市议会在这一年半里也省去了处理这2700公斤垃圾的劳力。真的很难想象这2700公斤的咖啡渣倒在我家前后的景象。然而,倒下的这2700 公斤的咖啡渣好像都消声灭迹了,相信这些咖啡渣早已经化为养分,供给住家前后生长的所有蔬菜。

有时候,当前往咖啡店取咖啡渣时也会顺手拿些自家种植的蔬果给咖啡店老板品尝,老板一家也特别喜爱。一般上咖啡店老板也会回送给我们他们自制的加耶(Kaya)。从此,我们家再也不必到外头购买加耶了。

混合了咖啡渣的表土结构松软,即能保湿又不积水。咖啡渣含有丰富的氮,能够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一年半后,发现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效果非常好。姜耗肥,生长环境需要充足的水份但泥土又必须具备好的排水条件。添加了咖啡渣的表土恰恰提供这样的一个好条件。

一般上商店里购卖的姜都淡而乏味。 著名的文东姜味道固然好,可是一点也不便宜,尤其有机种植的文东姜,更是“一姜难求”。在屋旁利用咖啡渣来种植姜后,每当厨房需要用姜时,就到外头挖一些来用。从此以后,家里再也不必买姜了。

咖啡渣看似废物,可是它却让生活精彩起来。如果你家附近也有咖啡店,不妨也尝试这样的"废物利用", 一举数得!












Sunday, July 16, 2017

香蕉的芬芳



香蕉是其中一种比较容易耕种同时也不耗人力的作物。对我们这些兼职农夫来说,种植香蕉也算是不错的选择。因此,在园里种了一些香蕉。

我种的香蕉都没施用任何化学肥料或农药。一些农友有点不以为然,认为香蕉本来用药就很少,没什么稀奇。我的香蕉园也不施用除草剂,不使用生鸡粪,这一点就比较少农友会这么做。我的香蕉十分饱满了才收成,收成的香蕉不经过催熟也会自然成熟,不被催熟的香蕉在市面上并不多见。总的来说,我的香蕉会在园里慢慢成长,慢慢开花结果,慢慢成熟,然后会慢慢的散发清香。

很多吃过园里香蕉的朋友们都说,这香蕉比较扎实,带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我说,这也许就是香蕉本来应该有的自然美味。如果市面上的香蕉已经失去的它该有的香味,那香蕉就不应该再叫香蕉了。。。




Sunday, July 2, 2017

大巢



距离住家200m 往麻河绊走去,有座很高的电讯塔。电讯塔高处不时都传来响亮的“鸭叫声”。响彻云霄的叫声甚至在很远都能够清楚听到。听到这样的叫声很难不叫你抬头探个究竟,但也从来没有探到个清楚。从低处往塔尖一探,就只能看见塔尖有一丛杂乱的大巢,巢内不时会有黑影在骚动。乍看之下,貌似一种很大的鸟类,没错,但就是没办法看清楚它的长相。由于住家不远处就是面对马六甲海峡的麻坡河口,打从心理我就觉得这些叫声嘹亮的大鸟,长相一定就像迪斯尼动画里头那些大嘴巴,大嗓子,即霸道又自负,住在海边的候鸟。

曾几何时,这鸟就在塔上筑巢。如果静悄悄的一定不会有人发现。可是我说啊,如果你路过驻脚也罢,在这里常住了也罢,为什么要大声嚷嚷,公告天下呢?这不但骚人,还会给你带来不可预计的灾难啊!

就今天,没听见了嘹亮的叫声,只见了杂乱的鸟巢。少了这些似有似无,乱中有序的叫声,河绊都市好像少了点味道。原来她们早已经是麻坡的一份子。



Thursday, June 22, 2017

Made In Germany


据说德国工人上班工时是全世界最短的,同时德国的竞争力还是名列前茅。这是如何做到?答案是效率。效率的精髓并不是把事情做得快,而是把事情做得对。

曾经在工厂生产部上班长达八年。工厂的生产部是最讲求效率的地方,每一个过程不止要做得对,还要做得快。老板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因此我们的车间,清一色全部都是德国机械,全部都德国制造。

记得有一回,请了德国工程师来维修机器。德国的工程师的收费都是欧元及工时计算,对我们来说,每一小时收费都很昂贵。我们生产部的办公室是间楼阁,就设在车间的中央。从办公室望出去,整个车间一目了然。被维修的机器刚好就在办公室不远处,从上面往下看,工程师的一举一动一览无余。在维修机器时,看见德国工程师把机械解开,每一颗螺丝都弄干净,然后摆放得整整齐齐。老板问我看他们这样的工作方式,受得了吗?

表面上实在是受不了,怎么慢条斯理的。可是当工作完毕把机械组装回去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面对多一颗螺丝亦或者少一颗螺丝的窘境,及后续的连带问题。这也体现了德国人把事情做好的精神。这样的精神也让他们具备了超强的竞争力。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认同德国人的这种精神价值。下来的日子,希望能在生活中逐渐开始实践这样的价值。不要贪图把事情做得多,而立志要把事情做得好。






Saturday, June 17, 2017

林明游记~ Sg Lembing


大街的老树

一直以来旅游都偏爱小镇。大都会除了消费高,感觉也很压迫及千篇一律。2017年6月5日的学校假期,我们到访位于马来半岛东海岸的一个小镇,林明 Sungai Lembing。

林明算是个古镇,锡米含量丰富,很早就被殖民政府虎视眈眈。18世纪一直到20世纪,西方国家从林明挖掘了大量的锡矿,林明这小镇的由来和开采锡矿有着密切的关系。当矿业蓬勃时期,采矿带动了林明的商业活动,同时也从中国引进了大量的劳力。20世纪后期,矿业开始没落后,人们开始外流,留下来的居民普遍以农业为生。近期,旅游业逐渐开始成为林明的经济活动后,旅客开始往这个小镇里钻,而我,也就是其中一个。

总的来说,20世纪90年代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并没有给林明这个小镇留下太多的痕迹。两排主要店屋和周边的甘榜依就如初,它们造就了这个小镇。

一步入这小镇,大街中央的一排大树让人第一眼就爱上林明。可是,大街的两排店屋,没一会儿就逛完,但林明之所以著名不是因为她的老店,而是林明的好山好水。


林明鸭蛋面

林明的好山好水也酝酿了当地的美食,有如山水豆腐,林明茄汁面,林明鸭蛋面等等的美食。


墙上的部分简报

卖鸭蛋面的店铺墙上贴了店家的剪报,店家还是林明有名的榴莲种植者,我跟店家说我也种有机榴莲,话题一下子就打开。还约我榴莲季节到访他的果园。这也算交了一个朋友。


登山,戏水也是游客在林明的重点活动,彩虹瀑布是一般游客的热点。垂直细幼的流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半圆形的彩虹,应此取名为彩虹瀑布。


云海
由于这一趟的行程有点紧迫,我们并无法到访彩虹瀑布,如有机会重访,一定报到!但,我们还是把握机会在清晨登上了林明山观赏著名的林明云海,算是不虚此行。


我的收获

林明的早市也有精彩。一位在街边摆档的老伯售卖着各种过时的生活用具,对爱好古玩的人来说可能是个宝藏。向老伯买了一个木刨,请教老伯刀如何换,老伯说只需磨,不必换,能用到老,这是前人的智慧。林明街边也有人在卖原木砧板,卖家说是Tembusu,最适合做砧板。买了一个11寸的用,老板交待用前先抹上油,让油渗透原木,下来再用砧板就不会变黑。




隧道

对我来说,林明的锡矿史是非常值得保留及探访的。镇上有间锡矿博物馆收留了林明的采矿史,值得到访。小镇不远处有个当年的采矿区,部分开采锡米的地底隧道限制性的开放给游客参观。能真正的进入当年的矿坑更能够体会当年采矿的艰辛。据说,这样狭小的地底隧道在林明的矿区就有200多公里长,不可思议的200多公里。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洋人老远到这里来开采锡矿,也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大批中国苦力也离乡背井到林明来谋生?这个年代的我们或许完全无法体会。

我们的两天一夜林明游有点仓促,林明值得再花多点时间来发掘。无论如何,短暂的逗留也算值得在这里做个记录。下次,重游!








Thursday, May 25, 2017

农耕与学堂



14/5/2017 有缘在一所小学和同学们分享有关自然农耕。
课堂开始前问了一圈同学们,有谁长大立志要当农夫?结果不出所料,没人愿意当农夫。
正当没人要当未来农夫的同时,同学们却都清楚的知道,没有食物,人类无法存活,可是就是没有人愿意扮演食物的生产者这个角色。到底为什么呢?

今天,人们都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丰富的物质生活也让人们生活在梦幻泡影中,脚不着地。甚至我们的教育,周遭的资讯也在推波逐澜。每个人都想成为使用者,并不多人想成为生产者。哪,同学们,你们长大要当什么?要当职业运动员的比比皆是。我并非不鼓励孩子们追求梦想,而是在追求梦想背后的动机十分重要。如果为了个人名利而追逐,过程中会造成很多伤害。如果梦想的追逐有益于环境与人类的发展,这就非常的令人鼓舞。

当然,一切的梦想都建立在基本需求被满足以后的事。如果全部人都一味在追求梦一般的理想,而没有人在为基本需求作出努力,一切的梦想都只是空谈。我想,假使同样的问题向在级中学生,或是大专生发问,答案会是如何? 如果得到的答案也是没人愿意当农夫,那是非常可悲的事。

这也表示我们的教育,我们的价值观出了问题。在一般资讯及社会现象都偏向于自我为中心,偏重于物质享受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另一把声音来唤醒孩子们另一方面的觉知,为孩子们打开另一扇窗,窗外的风景尤其美丽。

而这天,我的任务就是告诉同学们那里有一扇窗,或许有一天它真的被打开了,谁会知道。

窗,一直都在!












Thursday, April 13, 2017

咖啡花香的早晨



屋前种了八棵咖啡。
花季时,早晨的一阵风吹进屋来,弄得满室芬芳。白色的小花虽不绚丽,但它的幽香同样充满吸引力,会让人想靠近它,这是自然法则。

今天一早就是这样被这些小白花吸引过去。往近一看,花丛中可热闹了!同样被吸引来的蜜蜂就有好几类。只见各类蜜蜂都忙得不可开交,耳际嗡嗡作响。可是它们都各忙各的,没有因为争夺同样的目标而互相推挤。你先,我后,乱中有序,这是自然界的次序。

据说,一只蜜蜂需要采集200万朵花的花蜜才能产出500克的蜂蜜,也难怪大家如此忙碌。

蜂群为了制做蜂蜜而被小白花吸引而来,而我却只贪图花香而被吸引过来,毫无建设。蜜蜂群忙了200万朵花产出的蜂蜜,我没几下子就能喝光,越想就越觉得惭愧。

正拖着惭愧的步伐离开的当儿,灵光一闪回过头喊话:“小子,这咖啡是我种的。。。!”












Monday, March 27, 2017

榴莲季节~2017




2016/2017年的气候非常的怪异。
干旱的季节不太干旱,该是雨季时雨水又不多。这样的气候造成榴莲树的花季错乱,本来应该落在六月的榴莲季节足足被提前了三个月,甚至2月尾就开始有榴莲吃。榴莲农友乐开怀,因为通常偏离传统季节,榴莲售价一定卖得高!果然,这一季的榴莲价位出奇的高,而且货源难求。一般的甘帮榴莲售价就能比美往常的名种榴莲,而名种榴莲卖得像猫山王一般,让人咂舌。


榴莲的价位固然高,很多果农还是高兴不起来。过量的雨水导致这一季的榴莲面对严重的虫害问题。一般惯性农人的虫药喷射次数都比以往更频密,但效果也不见理想。我们实行自然耕种,一样也无法幸免,被虫害破坏的比例高达80 %,算是五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然而,撇开被虫害破坏的不吃,这一季的榴莲的品质和口感还是算不错!

看着一般惯性农夫的用药一再变本加厉,心里实在替消费者担心。虽然众多消费者对此并不以为然,可是摆在眼前的病例却比比皆是。故此,心里由衷的感谢一直以来坚持采购无农药榴莲的老饕们, 没有你们,我们走不下去!

对于这几年来要购买我们的榴莲却一直没如愿以偿的朋友们,我们深感抱歉!这一季恐怕又无法如愿。。。 








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耕耘




如果务农不必依靠外劳行吗?
如果耕作不要依赖化肥和农药行吗?
如果实践有机耕种但不要依赖外劳,所有农活都亲自动手,极限会是到哪里?

如果没有去尝试,这一却都只是疑问。
2016年2月开始,我和老婆大人开始卷起袖子务农去。虽然并非全职,平均起来我们各自每天花在农事的时间约有3个小时。虽然时间不算长,有时3个小时的体力劳作也挺累的。

2017年2月即将结束,一年里头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种了100 多棵榴莲,
我们种了1000多棵香蕉,
我们还种了10000多棵甜番薯。

一把四方的锄头被我们用圆了,
两双嫩手被我们弄粗了,
身上5公斤的脂肪被我燃烧了。
我觉得,烧掉5公斤的脂肪是一年里头最大的收获! 






Tuesday, January 17, 2017

满城


曾几何时麻坡被称"满"。
福建话MUAR就是满的意思,圆圆满满,也挺有意思的,大家也开始习惯了"满城" 这个称呼。麻坡河畔是个休闲好去处,虽然河畔离自己的住处不到5分钟车程,偏偏就是好久没有到访,可见日子是过得何等忙碌。

13/1/2017 的早晨,特地到访久违的麻河畔,只见河水满得溅了出来,真是名副其实的满城。13/1/2017 刚好是农历十六,月圆的日子,也难怪河水涨得如此高。说来惭愧,一直到大一上基本海洋学时,我才了解为什么初一完全看不见月亮,为什么十五月亮特别圆,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潮水为什么特别高。原因是这两天,地球,月亮和太阳并列呈直线,引力让海水涨得特别高。

因此我在想,初一和十五,在减肥的朋友该为自己称一下体重,相信这两天,体重应该会轻些。。。









Sunday, January 15, 2017

野苦瓜与根瘤菌


地球表层的空气中,氮气占了78%,而氮也是植物生长不可或缺的主要元素。那么,空气中的氮要如何才能够进入泥土让植物吸纳呢?泥土中的固氮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般上豆科植物和根瘤菌共生是众所周知的。数据显示,豆科植物根系上的根瘤菌的固氮量占了总生物固氮量的55%,因此表示除了豆科植物,根瘤菌也会共生于其它植物的根系。


在豆科植物上的根瘤

田园里满是杂草,各类杂草中,除了豆科类野草,野苦瓜(Momordica charantia) 占了很高的比例,在拔草的当儿,发现寄生在野苦瓜根系上的根瘤菌也不少。让我对这种让很多农人头疼不已的杂草刮目相看。曾经有前辈告诉我野苦瓜藤这东西最要不得,没三两两下子就把所种植的作物给覆盖了。这草一定要让它在园里消声灭迹。 可是,我却慢慢的发现这草的好。


在野苦瓜的根瘤

这草在很快的时间就能够把光秃秃被阳光曝晒的表土给覆盖,被覆盖的表土不止能够保水,同时也发挥了抑制其他杂草生长的作用。欲清除这草的时候也并不难,只要找到植物的源头,把它连根拔起,整面草系都跟着被清理干净。如果野苦瓜的根部也是根瘤菌喜爱的媒介,那可是另一个好消息。

野苦瓜的根提供媒介让根瘤菌定居并提供矿物养分给根瘤菌,而根瘤菌从大气中固氮,进而提供氮养分给野苦瓜。这是大自然互惠共生的典范。农人在这个生态中只要不多加干预,土壤中的氮就会逐渐充足以让作物能够得到需要的养份。

可惜在现代化农耕中,很多农人爱把杂草清理得一干二净,然后再大量购买根瘤菌剂来添加入土壤中,根瘤菌没有共生的对象,所以很快就消失,结果农人看不见显著的效果。其实,只要让土壤恢复自然,很多田园里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