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17

农耕与学堂



14/5/2017 有缘在一所小学和同学们分享有关自然农耕。
课堂开始前问了一圈同学们,有谁长大立志要当农夫?结果不出所料,没人愿意当农夫。
正当没人要当未来农夫的同时,同学们却都清楚的知道,没有食物,人类无法存活,可是就是没有人愿意扮演食物的生产者这个角色。到底为什么呢?

今天,人们都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丰富的物质生活也让人们生活在梦幻泡影中,脚不着地。甚至我们的教育,周遭的资讯也在推波逐澜。每个人都想成为使用者,并不多人想成为生产者。哪,同学们,你们长大要当什么?要当职业运动员的比比皆是。我并非不鼓励孩子们追求梦想,而是在最求梦想背后的动机十分钟重要。如果为了个人名利而追逐,过程中会造成很多伤害。如果梦想的追逐有益于环境与人类的发展,这就非常的令人鼓舞。

当然,一切的梦想都建立在基本需求被满足以后的事。如果全部人都一味在追求梦一般的理想,而没有人在为基本需求作出努力,一切的梦想都只是空谈。我想,假使同样的问题向在级中学生,或是大专生发问,答案会是如何? 如果得到的答案也是没人愿意当农夫,那是非常可悲的事。

这也表示我们的教育,我们的价值观出了问题。在一般资讯及社会现象都偏向于自我为中心,偏重于物质享受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另一把声音来唤醒孩子们另一方面的觉知,为孩子们打开另一扇窗,窗外的风景尤其美丽。

而这天,我的任务就是告诉同学们那里有一扇窗,或许有一天它真的被打开了,谁会知道。

窗,一直都在!












Thursday, April 13, 2017

咖啡花香的早晨



屋前种了八棵咖啡。
花季时,早晨的一阵风吹进屋来,弄得满室芬芳。白色的小花虽不绚丽,但它的幽香同样充满吸引力,会让人想靠近它,这是自然法则。

今天一早就是这样被这些小白花吸引过去。往近一看,花丛中可热闹了!同样被吸引来的蜜蜂就有好几类。只见各类蜜蜂都忙得不可开交,耳际嗡嗡作响。可是它们都各忙各的,没有因为争夺同样的目标而互相推挤。你先,我后,乱中有序,这是自然界的次序。

据说,一只蜜蜂需要采集200万朵花的花蜜才能产出500克的蜂蜜,也难怪大家如此忙碌。

蜂群为了制做蜂蜜而被小白花吸引而来,而我却只贪图花香而被吸引过来,毫无建设。蜜蜂群忙了200万朵花产出的蜂蜜,我没几下子就能喝光,越想就越觉得惭愧。

正拖着惭愧的步伐离开的当儿,灵光一闪回过头喊话:“小子,这咖啡是我种的。。。!”












Monday, March 27, 2017

榴莲季节~2017




2016/2017年的气候非常的怪异。
干旱的季节不太干旱,该是雨季时雨水又不多。这样的气候造成榴莲树的花季错乱,本来应该落在六月的榴莲季节足足被提前了三个月,甚至2月尾就开始有榴莲吃。榴莲农友乐开怀,因为通常偏离传统季节,榴莲售价一定卖得高!果然,这一季的榴莲价位出奇的高,而且货源难求。一般的甘帮榴莲售价就能比美往常的名种榴莲,而名种榴莲卖得像猫山王一般,让人咂舌。


榴莲的价位固然高,很多果农还是高兴不起来。过量的雨水导致这一季的榴莲面对严重的虫害问题。一般惯性农人的虫药喷射次数都比以往更频密,但效果也不见理想。我们实行自然耕种,一样也无法幸免,被虫害破坏的比例高达80 %,算是五年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然而,撇开被虫害破坏的不吃,这一季的榴莲的品质和口感还是算不错!

看着一般惯性农夫的用药一再变本加厉,心里实在替消费者担心。虽然众多消费者对此并不以为然,可是摆在眼前的病例却比比皆是。故此,心里由衷的感谢一直以来坚持采购无农药榴莲的老饕们, 没有你们,我们走不下去!

对于这几年来要购买我们的榴莲却一直没如愿以偿的朋友们,我们深感抱歉!这一季恐怕又无法如愿。。。 








Monday, February 27, 2017

耕耘




如果务农不必依靠外劳行吗?
如果耕作不要依赖化肥和农药行吗?
如果实践有机耕种但不要依赖外劳,所有农活都亲自动手,极限会是到哪里?

如果没有去尝试,这一却都只是疑问。
2016年2月开始,我和老婆大人开始卷起袖子务农去。虽然并非全职,平均起来我们各自每天花在农事的时间约有3个小时。虽然时间不算长,有时3个小时的体力劳作也挺累的。

2017年2月即将结束,一年里头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种了100 多棵榴莲,
我们种了1000多棵香蕉,
我们还种了10000多棵甜番薯。

一把四方的锄头被我们用圆了,
两双嫩手被我们弄粗了,
身上5公斤的脂肪被我燃烧了。
我觉得,烧掉5公斤的脂肪是一年里头最大的收获! 






Tuesday, January 17, 2017

满城


曾几何时麻坡被称"满"。
福建话MUAR就是满的意思,圆圆满满,也挺有意思的,大家也开始习惯了"满城" 这个称呼。麻坡河畔是个休闲好去处,虽然河畔离自己的住处不到5分钟车程,偏偏就是好久没有到访,可见日子是过得何等忙碌。

13/1/2017 的早晨,特地到访久违的麻河畔,只见河水满得溅了出来,真是名副其实的满城。13/1/2017 刚好是农历十六,月圆的日子,也难怪河水涨得如此高。说来惭愧,一直到大一上基本海洋学时,我才了解为什么初一完全看不见月亮,为什么十五月亮特别圆,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潮水为什么特别高。原因是这两天,地球,月亮和太阳并列呈直线,引力让海水涨得特别高。

因此我在想,初一和十五,在减肥的朋友该为自己称一下体重,相信这两天,体重应该会轻些。。。









Sunday, January 15, 2017

野苦瓜与根瘤菌


地球表层的空气中,氮气占了78%,而氮也是植物生长不可或缺的主要元素。那么,空气中的氮要如何才能够进入泥土让植物吸纳呢?泥土中的固氮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般上豆科植物和根瘤菌共生是众所周知的。数据显示,豆科植物根系上的根瘤菌的固氮量占了总生物固氮量的55%,因此表示除了豆科植物,根瘤菌也会共生于其它植物的根系。


在豆科植物上的根瘤

田园里满是杂草,各类杂草中,除了豆科类野草,野苦瓜(Momordica charantia) 占了很高的比例,在拔草的当儿,发现寄生在野苦瓜根系上的根瘤菌也不少。让我对这种让很多农人头疼不已的杂草刮目相看。曾经有前辈告诉我野苦瓜藤这东西最要不得,没三两两下子就把所种植的作物给覆盖了。这草一定要让它在园里消声灭迹。 可是,我却慢慢的发现这草的好。


在野苦瓜的根瘤

这草在很快的时间就能够把光秃秃被阳光曝晒的表土给覆盖,被覆盖的表土不止能够保水,同时也发挥了抑制其他杂草生长的作用。欲清除这草的时候也并不难,只要找到植物的源头,把它连根拔起,整面草系都跟着被清理干净。如果野苦瓜的根部也是根瘤菌喜爱的媒介,那可是另一个好消息。

野苦瓜的根提供媒介让根瘤菌定居并提供矿物养分给根瘤菌,而根瘤菌从大气中固氮,进而提供氮养分给野苦瓜。这是大自然互惠共生的典范。农人在这个生态中只要不多加干预,土壤中的氮就会逐渐充足以让作物能够得到需要的养份。

可惜在现代化农耕中,很多农人爱把杂草清理得一干二净,然后再大量购买根瘤菌剂来添加入土壤中,根瘤菌没有共生的对象,所以很快就消失,结果农人看不见显著的效果。其实,只要让土壤恢复自然,很多田园里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