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15

关于海洋。。。


Photo Credit to Ah Eng (Taken at Pulau Perhentian Besar) 

就上个礼拜,看见一则报道,话说我们的农基部长声称我国拥有丰富的珊瑚礁生态,具有非常大的珊瑚礁出口潜能。看了真让人哑口无言,也真让人对我们部长的知识水平感到惊讶!亦或者是国人甚至是国家领袖对海洋的认识十分之贫乏。这,对一个拥有超过4000公里海岸线的国度来说,算有点不正常。海洋科学,在我国完全不获得重视,也没有“市场” 。所以,就演变成部长级人马说出如此让人尴尬的话,成为国际笑柄。

因此,身为“海洋学家” ,我决定在这部落格里添加一个课题,取名为“关于海洋”来为读者增添有关海洋的一些知识和有趣的故事以弥补国家教育的缺陷(一边打字,一边热血沸腾)。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源自于水中的单细胞生物,地球上主要的食物,乃至空气,大部分都源自海洋。海洋,算是孕育一切生物的温床。所以换句话说,海洋的健康主宰着地球上所有生物的命脉。而在海洋生态中,珊瑚礁生态最为丰富和精彩,备受全球生态学家所拥护。

地球上面积最大的珊瑚礁生态位于澳洲的大堡礁。人家澳洲大堡礁的面积不知比马来西亚的珊瑚礁大上好几倍,却如获至宝,加以爱惜。也没听说过任何国家欲大量出售自己国家的珊瑚以赚取外汇的。看见这样的报道,还是头一遭,恕我孤陋寡闻。但,总感觉如果就为了外汇而出售珊瑚礁,破坏珊瑚生态,还真有点败家。。。








Sunday, April 26, 2015

生活着




在忙碌的生活中,慢慢的,我们发现:


我们的房子变大了,里面的欢笑却变少了;
我们的学历变高了,基本生活技能却没了;
医药研究越发达了,我们的健康却变差了;
我们的收入逐渐增加了,但睡眠的品质变差了;
资讯工业越发达了,邻里间的互动越少了;
累积的知识多了,生活的智慧却变少了;
食物的选择丰富了,味道和品质变差了;
一却都方便了,可是时间却没有变多了:
一却都进步了,可是偏偏闲情却变少了。。。

是这样吗?是这样的吗?应该是这样的吗?









Monday, April 20, 2015

Olive-backed Sunbird



做了两个“小鸟喂食器” (Bird Feeder) 挂在门前的树上。但,做好后都不见有小鸟光顾,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可是一年下来容器里的饲料切逐渐减少,饲料是被雨水冲逝了?还是遇到了知音?

今早“不小心”拍到一只蜂鸟在喂食器旁觅食。这只Olive-backed Sunbird 每天早晨都会在门前绿荫下周旋,游戏一阵了后才一高,一低的远远飞去。

我虽然听不懂鸟语,但我确实知道他是快乐的。。。












Thursday, April 9, 2015

岁月这把刀




很多时候,我们看见身边的事物变迁,才惊叹时间的飞逝。
才出世不久的邻家小娃娃怎么如今已婷婷玉立了?好像才发生不久的纽约911事件就快步入15个年头。看,我在上了大学后才种下的树,如今已成苍天大树。都还没来得及感受岁月,偏偏身边的点点滴滴都是岁月所留下的痕迹。

我都年过四十了,在村子里常会遇到一位老者,九十几岁的老者还不时对我说:“哎哟,怎么长这么高了!” 都四十岁的人了,还会被人赞美长高了,不免有点那个。。。这也难怪,当我出世时,老者已五十几。老者不但看着我长大,就连我爸,老者都看着他长大。

每天早晨,老者依然骑着他的电单车到他所钟意的咖啡店品尝咖啡,看着老者细细品尝咖啡的模样,再看着老者如此亲切与身边的人嘘寒问暖,这情景是多么的让人感动。

岁月这把刀似乎没有在老者身上留下痕迹, 亦或者老者对生活的态度,让岁月这把刀无从下手。。。





Friday, April 3, 2015

榴莲花



榴莲花盛开着。
一早盛开的榴莲花招蜂引蝶,目的不外是为它们授粉。授粉后的花朵通常在当天就会掉落。因此,每天早晨,榴莲树荫下满是花海。而这些掉落下来的花,没几个小时就开始氧化,第二天几乎都呈腐状。

很多人说榴莲花是一道佳肴,心里跃跃欲试。询问了家里常吃榴莲花的朋友这道菜的做法。朋友说清炒就行,要添加什么,自己决定。还说如果这道菜用了太多的花心会太糊,太多花萼会太硬,所以最初的尝试,我就专挑花瓣。

在树下挑选花瓣的当儿,总感觉这道菜太珍贵了,鲜美的花瓣其寿命就那几个小时,才掉下没多久就泛黄,氧化了。而那纯净的花瓣就连用手把它捡起来都好像沾污了它。也难怪不见菜市场兜售榴莲花,这东西根本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同时,农药的使用污染了榴莲花,或许,这也是榴莲花不能够普遍被食用的另一个原因。


捡了一小篮的花瓣回家,母亲用蒜米配上一点的虾米辣椒,轻轻的翻了几下。第一次的榴莲花,就这样上菜啦!


迫不及待的挟了两口,没有预期中的惊艳,也没有特别显著的味道,有点像金针花,也有点像草菇。就口感而言还算不错。吃后满嘴就只剩虾米辣椒的味道。或许,这菜的精髓在于它所塔佩的料理,而榴莲花只提供了其独特的口感。。。










Wednesday, April 1, 2015

阿勃勒



正当街旁盛开的凤玲木都开始凋谢了,阿勃勒却姗姗来迟。 
在风铃木的花朵完全消失后,阿勃勒却还在盛开着,似乎在想为这一次的花季划下美丽的句点。




阿勃勒没有凤玲木的狂野;凤玲木却没有阿勃勒的精致,
凤玲木没有阿勃勒的娇艳;阿勃勒却没有凤玲木的大方。

当街道旁一整排的风铃花凋谢后,唯独一棵盛开着的阿勃勒顿时变成了大家的焦点。

谁说寡不敌众?只要时机拿捏得刚刚好。。。




(阿勃勒:泰国的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