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大混种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养分;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空间;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植物,面对不同的病害;
不同的植物,吸引不同的害虫;
不同的植物,拥有不同的根系;


所以,自然学家鼓励将不同的植物混在一起种,因为在自然界里,没有在同一个区域只生长一种植物的。一起生长,有互补的作用。


好吧,就来个大混种,有空心菜,有苋菜,有白菜,还有长豆。
有没有互补,我不知道。
可是,觉得。。。很热闹!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天堂咫尺

正逢雨季,浓浓的雨云把金山给遮了;
成群的Great Egret 低飞, 划过绿油油的稻田。

  


绿油油的稻田常常都很养眼。
朋友们到适耕庄所拍的照片往往都非常吸引人。
其实,从班卒 (Panchor) 通往武吉甘密 (Bukit Gambir) 途中的一片稻田也非常好看。尤其平坦的田园尽头就是南马最高峰 “金山” (Mount. Ophir),更增添了整体的美感。


常常经过这段路时都很赞叹,今天终于忍不住停下车,把它拍了下来和大家分享。


原来天堂就在不远处!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我们家的故事(三)~五十年代的日子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祖父,祖母带了六个小孩从小镇吧莪,搬到一英里外的十九支。
在那儿,祖父母同样靠务农讨生活。并且陆续生了四女个女儿。
孩子多,生活常常抓襟见肘,日常所需,往往还得靠赊账给杂货店老板,才能维持生活。
由于孩子都还小,一却生活开销都靠祖父,祖母两双手的劳作,当胶工,养猪,种稻等等。。。

有些时候,所种的稻米几乎都被野鼠吃光。祖母回忆,记得有一回,稻米收成时,祖父和祖母又刚好卧病在床,两人根本无法到园里收成,成熟的稻米任由野鼠挥霍及腐烂。刚好又逢过年,邻居起了怜悯之心,帮忙收割了一些些。

那段日子,天还没亮,祖父和祖母就摸黑到橡胶园帮别人割胶。孩子还小,出门前必须把番薯,木薯等给蒸好让孩子醒来时有早餐吃,孩子起来后,大的就要帮忙照顾小的,一直到中午祖父母从胶园回来才开饭。 午餐后,歇一歇,祖母又到园里种些菜,番薯,木薯,稻米,养猪等等。祖父却留在家里准备晚餐。

天黑了,祖母回到家吃完晚餐后才提着一家大小的衣服到井边洗。日复一日,盼望着孩子快点长大了以分担家里的工作。祖父的晚餐一煮也煮了好几十年。

由于祖父的厨艺不错,那个年代,村子里的宴席,祖父也都是主厨之一。

Friday, October 21, 2011

文东姜

2011年6月,一家五口到位于吉兰丹州 Singar Highland  的 MoonRiver Lodge小住三天。
MoonRiver Lodge 是“永续农业” (Permaculture)的实践者。


回来时顺便想跟主人买一些有机菜,老板就为我准备了一些。其中有1公斤的有机文东姜。老板特别提起说,这1公斤的有机文东姜,算你马币25块就好。
平时也很少买姜,所以也不清楚姜的价钱。听老板这么说好像也不贵,好吧!反正文东姜名字响当当!


带了一公斤的文东姜回来,还没有机会带进厨房就被我解体成20小块,埋在园里的泥土中。


4个月过去,2011年10月,园里长了一整畦的姜。
跟母亲说,这姜是农历新年收成的,少说也有20公斤!
母亲说,1公斤都吃不完了,20公斤干嘛?
我说19公斤再种回去!哈哈!


8个月长了19公斤,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475。
16个月后,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9,025。
24个月后,19 X 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171,475。
32个月后,19 X 19 X 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3,258,025。




嘿嘿! 算了都爽。。。!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Azolla


有一种古老的蕨科类植物叫 Azolla,生长于水面。
不小心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水里的藻类。
这 Azolla 十分特别,它的繁殖力十分惊人。只要三天,它覆盖于水面的面积可以增加一倍。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奥林匹克泳池,只要把面积两平方米的Azolla 倒进去, 27 天它就可以长满一个泳池。另一个特点是Azolla 具有Fix Nitrogen 的能力。


由于繁殖迅速的拥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矿物质,人类过去都利用它来当家禽的食料。覆盖面广的 Azolla 当覆满池水也具有防止蚊虫繁殖的能力。


我在家里养了一些,很快就把鱼池覆满,为此一直被家里的老奶奶啐啐念。鱼儿死了还怪我带些“怪水草”回来养,弄死她的鱼!


从 Azolla 的特性;快速繁殖,Fix Nitrogen,丰富的蛋白质和矿物质,我在想能不能用它来当植物的覆盖 (mulching) 呢?提供植物养分,覆盖泥土保湿及防止杂草丛生。


我想不妨一试!
期待我的好消息!

Monday, October 17, 2011

寻物启示

朋友们到我们家都爱笑!


家里两个女儿整天都爱写东写西,画东画西。
有时心血来潮,她们自己会把自己的作品贴墙。任何角落都可以是他们的平台,大人们也见惯不怪,没多加阻止,更习以为常。甚至有时墙上的张贴内容是什么都没多加注意了。

前几天朋友到访,见到了客厅墙上的“寻物启示” 才发现女儿的钱包不见了! 


来来来!拜托,拜托! 
有谁看见的,请物归原主!




* pls 有20块在里面 :) !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281号老屋


2011 年。决定把麻坡的旧房子给拆了。
虽然这房子我只不过住了两年,但这决定是困难的。原因是我好喜欢这样的高脚屋,可是偏偏这房子的大部分都很破旧了,同时又有白蚁的祸害。


喜欢这屋子,因为它有岁月的痕迹;
拆除了房子,因为它经不起岁月的洗礼。


整间屋子,最喜欢的是这里
特别钟爱这种老房屋,因为它记录着好多人,好多年的故事。
它不但储藏着好多人的生活记录,锈迹斑斑的厚墙和屋内凉凉的空气,还能带给人们多几分遐思。


喜爱归喜爱;现实归现实。
是拆,是修,是建?
结果2011年的决定,
拆!

Sunday, October 9, 2011

海南歌谣(三)



video


月亮亮提把灯笼去走街
不怕鬼不怕雷只怕老婆不开门
门神公门拴鬼托梦老婆起开门
尊脚麻站脚软提脚起来狗又吠



Friday, October 7, 2011

海南歌谣(二)



video

天上出星出四个
四个官仔四路来
银造官椅官仔坐
官仔勤力做秀才

Thursday, October 6, 2011

播种期

每当九十二岁的奶奶看见我种的豆攀得很高了还不开花结果,他就会开始念了。 她说不听老人言,说别在月尾播种偏偏就不听,看! 豆滕都攀到尾端了还不开花。假如在初一,二播种的,老早就结豆了。


我偏偏就不信。查看了生态互动农耕日历(Biodynamic Calender),并不是一定在初月时才适合播种。


但,说也奇怪。有时种的长豆,豆滕还来不及攀高就已结豆,难道真有此理?是时候该花点时间研究研究。。。





Monday, October 3, 2011

海南歌谣(一)

video

天上星  海里虾
盅竹篷  盅鱼虾
鱼虾多  盅米盅稻来养鸡
养鸡来叫家  养狗来吠夜
养猪来还债  养女儿来给人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