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猫头鹰之美

       很奇怪,很多朋友都非常爱猫头鹰,可能是人们对这只在夜间出没,往往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的大鸟感到好奇。


       在我所居住的周遭,很多大园丘都爱饲养猫头鹰来帮忙对付园里的鼠蛇之辈。因此,在夜间穿梭在棕榈园的路上常常都会遇到一个黑影在眼前飞过,不巧的话还会撞个正着。


        今早,就遇到一头被撞死在路边的大猫头鹰。往前一看,被它美丽的羽毛给吸引住了。拍了几张照片与大家分享,猫头鹰之美!

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好奇心


去年十二月,我在家里种了一些包菜,可能是年末的天气比较凉爽,长得很好。所以今年的这个时候,我也选择种了一些包菜。种了一个多月,包菜心开始渐渐包了起来。


前天,发现有一粒乒乓球掉落在其中一棵包菜心中,随手把它捡了上来。
昨天,又发现有一粒乒乓球在另一棵包菜的菜心中。
我的第一反应就大问:“是谁把乒乓球丢在我的包菜里头?”
七岁的儿子跑过来说:“伊尔, 爸,你做么酱厉害的?知道有乒乓球在包菜里面?”


我种的包菜一日何止看三回,少了片叶我都知道,何况有粒乒乓球在里面。


今天,我没看见乒乓球在包菜里头了,就问道:“今天为什么没有乒乓球在包菜里啊? ”
儿子回答:“不要放了啦!每一次你都知道的!”


我觉得我抹煞了孩子的好奇心。
我更觉得我扑灭了孩子对自然界的探索及研究精神。 
如果明天还有乒乓球在我的包菜里,我决定不把它拿出来,因为。。。因为。。。我也很想知道如果有一粒乒乓球在包菜里,最后包菜会变成怎样!

Monday, December 26, 2011

松鼠

2011年2 月,榴莲季节,这正是园里松鼠的嘉年华。
有些松鼠被园里的老鼠笼给逮个正着。往常父亲都会把它们迁移到远处,再把它们放了出来。
有一个早晨,我心血来潮,把笼里的松鼠给带回家让三岁的小女儿瞧瞧。看完后, 再把笼子打开,还它自由。可这小东西竟然在家园附近给住了下来,往后常常都看见它神出鬼没。往往在早晨都能看到它出来觅食的踪影。




今早,这小子又出来了。在屋前的树上和小鸟逗戏。 仔细一瞧,它已经不是十个月前的小松鼠,而是只毛茸茸的大松鼠了。有点Simba 变成了Lion King 的感觉。想必还过得不错。不知不觉,它已经是这里的其中一份子了。



Thursday, December 22, 2011

冬至杂想



今天是冬至,一醒来就听见窗外的雨声。
冷冷的空气,窝在被窝里,谁都想迟一分钟起床。 


冬至一味着冬天的到来。小动物也准备好过冬了,连松鼠也储够了一个冬季的食粮。大地开始慢慢的沉静,大自然的能量开始下降,能量都集中到了泥土里面。很多冬眠的动物都钻进泥土里,相信这时候的地底下是暖呼呼的,好像是我早上的被窝里一样。


古时候北方的农人也开始休耕,不下田了,田园进入了休眠期。树木也开始了停止了生长,这点可从树木的疏密看见。树木储藏足够的养分,大地储蓄了充分的能量,这一季农夫也让他的身体和精神得到充分的休息,期待来年春季,从新开始。


可是看着我们自己终年劳碌,一年只有8天的 Annual Leave, 连路边的草木都为我们难过。由其是今天这样的雨天,一定要早点出门,不然会很塞车。。。也可能不会,因为今天冬至,很多人都拿 Leave 在家搓汤圆,交通一定很顺畅。


问老婆为什么没有拿 Leave? 
她说,Leave 不够了,要留给明年。


有时想起来,树上的松鼠还比我们快活!



Monday, December 19, 2011

种花生记



2011年7月,为了让泥土更肥沃,我种了两行的土豆(花生)。因为花生的根部能够固氮,种过花生后的泥土,一般都比较肥沃。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种花生,对花生的生长充满好奇。 到有机专卖店买了一包花生,一部分拿来种,一部分拿来吃。


把花生种子埋在泥土里,每天早上为它浇浇水,不出一个礼拜,又白又粗的根爬了上来。我相信这时的嫩根的分泌物是甜的。每一个播种处都吸引了好多黑蚂蚁,有些正发芽的种子更被一些较大的昆虫给偷吃了,留下吃剩的残骸。或许是蟋蟀,也可能是别的。剩下没被吃掉的种子都很快的长大,每一天都长得一个样。


才种下一个多月,花生树就长出了黄色的小花,一朵朵的小黄花,煞是好看。有时总觉得,不管是什么花,总之只要是黄色的往往都很吸引人,讨人爱。没种过花生,回到家里向奶奶报喜,告诉她我的花生开花了。老奶奶年轻时种过花生,所以请教她开了花后,如何形成花生呢? 


她说,等花生的花掉落下泥土里,泥土里就长出一颗颗的花生了!
哇噻!如此神奇?往后的几天都要仔细瞧瞧,看黄花如何掉进泥土里,然后如何变成花生。
怪不得人们把这玩意儿称为花生,从花里生的意思?



观察了好几天,花儿谢了,从开花的部位长出一条长长的根,那根儿越来越长,它在找着落脚点。不知道何时,这些根都钻到泥土里头去了。后来的变化都没看头了,日复一日,今天这里开了好几朵小花,明天那里又开了几多小花,到底那根儿在泥土里发生什么变化,如何变成花生?真想挖出来瞧瞧。


直到11月尾,真的忍不住了,挖了一棵来看看。根系中结了不少花生。拿给奶奶看,奶奶说可以收成了,再等下去就老啰!找了良辰吉日,就12月4日,星期日,带着一家大小到园里挖花生,当天还在园里煮了花生粥当午餐。那些挖出来的花生,又大,又结实。舍不得一下子就把花生给挖完,留下一半,下星期再挖。接下来的几天,餐桌上都有花生,有时炒花生,有时焖花生,最爱的还是花生汤。还没一个星期,挖来的花生都吃完了。没关系,园里还有。


一个星期后再到园里欲把剩余的花生给拔完,可是,剩下的花生大多数不是老得腐烂了就是都已经发芽了,实在可惜。原来一却美好的事物都似昙花一现,大地在告诉我些什么吗?


没了花生,就把花生根给带回家吧!说也奇怪,花生根比花生豆还受落。 往往把花生根带回家,不一会儿,邻居,亲戚朋友一看见就好像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据说花生根煲汤,喝了能帮助发育,很难买到。我说呀,无农药,无化肥的花生根,哪里找?结果,都送了出去!


花生根部的小瘤,有丰富的氮,能使土壤更肥沃
最后,花生也种过了,花生豆也吃完了,就连花生根也送人了。
如果有人问我花生是如何结成的?
我会跟他们说:等花生的花掉落下泥土里,泥土里就长出一颗颗的花生了! 
因为我还是搞不懂答案!

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榴莲小季节



2011年12 月。
街道上又见果王榴莲的踪影。
上一个榴莲季节是在2011年6月份。相隔6个月,有些果农的榴莲树又有收成了。
可是只有小部分的榴莲果农有所收成,大部分的榴莲树都还没结果。所以这一季的榴莲属于“小帮”,非主要生产季节。听说,这一季的榴莲品质也不是非常理想。


由于当主要榴莲季节到来临时,榴莲产量都供过于求,往往售价都被打压得非常泛滥。因此,很多果农都想尽办法,希望自己的榴莲能避开盛产期,期望能卖个好价钱。能够一年结两帮果,又能避开盛产季节,更是双喜临门!


我园里的66棵榴莲在这一季完全没有开花!我完全没有失望,反而暗自窃喜。这些榴莲树已经三年没有化学肥料,虫药,除草剂的干扰。相信果树的状况已经越来越接近大自然了,当果树越倾向自然的同时,其生长周期理应跟随大自然的循环。


从前的榴莲一年只结果一次,自然生长的健康榴莲也应当如此。过分的刺激生产只会对榴莲树造成伤害。也因此,现在的榴莲树,其寿命都很短。由其是经过杂交的名种榴莲,寿命长的更少之又少。能够活过100年的名种榴莲,实为精品。


我深信园里这66棵榴莲树在2012年3月会开出灿烂的黄花。
一百年后,66棵果树当其中的大部分都还能屹立不到。
当然,到时我显然已经化成灰烬,留下的这一些果树,算是给后人,给大地的一份礼物! 
  

Friday, December 16, 2011

涂鸦艺术

一直都无法苟同涂鸦艺术。
十年前在意大利第一次见识到欧洲式猖獗的涂鸦文化,发觉涂鸦者还蛮有艺术天分的,可是心里对它还是没有丝毫的好感。可是,这样的涂鸦文化比起国际性的厕所涂鸦,似乎又高尚了不少。

沿着Sg Gombak, 国家邮政中心旁的涂鸦


前天到了吉隆坡一趟,发现欧洲式的涂鸦文化已经慢慢侵入吉隆坡。可是,比起欧洲式的涂鸦,吉隆坡的涂鸦含蓄了,也规矩了许多。看了,心理的抗拒感反而减少了。越看就越觉得画得还真不赖。


顺手拍了一些让大家分享分享。


拍摄地点是吉隆坡 Pasar Seni 轻快铁站。
时间是2011年12月13日,中午十二时。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1

来自屏东的礼物



前天回到家里,发现桌上有个从台湾寄给我的包裹,重沉沉的。
打开一看,是一本书,书名《田园之秋》,陈冠学著。内容有关作者成为全职农夫后的一个秋季里头的田园日记,属于经典散文集。我太喜欢这样的田园散文了。


看看是谁寄来的。。。是少山,昔日的战友蔡少山小姐。
说是战友,一点都不为过,她是我们当年在大学念海洋科学系时的同学。大家一起在讲堂,在考场,在沙滩,在小岛,甚至在南中国海共患难了四年时光的战友。


1999年毕业后,我到世界自然基金会任职,少山却继续呆在小岛从事她的海龟研究。研究到了一个段落,拿了硕士学位却不知道何时嫁到了台湾当妈妈去!


收到了这厚礼的这两天,晚上发梦总是梦见昔日老友!
常常忆起旧朋友都很有振奋,很鼓舞,因为很多好友都很用心的生活着。那,我们又怎么能蹉跎岁月呢!


热爱旅游的中学旧友,游上了圣母峰去了;
热爱研究的大学同窗,做研究做到北极去了。


常常借镜身边好友,我们不也应当用心的生活着吗?

Monday, December 12, 2011

来至墨尔本的礼物


上个月,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到墨尔本旅游。
回来后大赞那的蔬菜,水果的品质优越。
问他们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送我?母亲丢了一包墨尔本甜玉米的种子,母亲也真懂我的心,知道我一定会喜欢这份礼物。


种子收藏了近一个月,昨天(2011年12月11日)种子的生命被启动。


很多时候,外国的蔬菜品种都并不一定适合在本地栽种。试过一些朋友从国外带回的种子,往往生长得都不甚理想,对病虫害的抵抗力尤其较弱。


虽然对这甜玉米的生长不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当种子被播入泥土的那一刻开始,每一天还是忍不住要仔细观察种子的生长状况。说不奢望但心却还是期待着,也许这就是农耕的魅力所在。。。

Sunday, December 4, 2011

《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



       乘空档,看完为这本《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
看见这本书是一年前的事,翻了翻,没把它买下。
果然不出所料,在马来西亚,这样的书决不会是畅销书,很快的这本书就被书商促销,折扣70% ,买了下来好像捡到便宜似的。本来对这书的期望也不是很高,可是看完后觉得写得太好了,心里暖暖的并带有一丝丝的感动。




故事有关一位日本老人木村秋则,从年轻时继承了一片苹果园就一直坚持想栽培出有机苹果。


由于他没施于任何的肥料和农药,对苹果业界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结果不出所料,苹果树不断的出现病害和虫害,一棵棵的苹果树慢慢的枯萎。用尽各种方法,往往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常常只好跪着和苹果树说话,祈求苹果树别枯萎。由于这样的举动怕被别人笑话,只好选择性的祈求,果园旁的苹果树都不被祈求过。


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几年,弄得家里一贫如洗,精神错乱,差点因为觉得对不起妻儿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最后一刻豁然开悟,想到了问题的症结。结果,在继续的努力下,苹果树终于开花了。当时,他还躲着偷偷看自己开着花的苹果树,好久没见自己的苹果树开花了,真怕那是一场梦,怕从梦中被惊醒。虽然苹果树结了果,可是论体积,卖相等都非常不讨好,并不受到客户的喜爱。因此,眼前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等待克服。老人对大自然细心观察,通过不断的尝试,结果把问题一一解决。多对苹果树说温柔的话,时时感恩苹果树的努力一直是老人的信念。


今天,吃过老人所种的苹果的人们都赞不绝口,要吃老人的苹果还得预订。更有间东京餐厅的招牌菜“木村先生的苹果汤” 如要预约用餐,起码要等上半年。


后来,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注定,果园旁的苹果树几乎都一一枯萎。。。


看完这本书我为什么觉得感动呢?
我感动老人家的信念。
我感动老人家的坚持。
我感动老人家每天在果园里对大自然的观察是那么的入微。
我感动老人家那么的温柔对待他的苹果树。


结果最后,老人用行动来证明他的信念是正确的。



Friday, December 2, 2011

Land Below The Wind





感觉好久没带孩子出远门。
前几天 (27 Nov 2011 - 30 Nov 2011),一家大小去了沙巴,哥打京那巴鲁 (Kota Kinabalu) 来个四天三夜游。


程坐的亚航进步了不少,至少一来一回都非常准时。好几次乘搭过亚航,一直都没准时过。还记得第一次乘塔,竟然迟了几个小时,当时还叫Pelangi Air。迟到的原因是刚被收购,行政上有些状况, 那是2001年的事了。


这一回一家大小出门也比较轻松,孩子都比较会打理自己的事了。收拾行李,携带自己的行李,完全他们自己自行处理。推行李,按电梯,开门,开灯关灯等等。。。他们都帮得上忙。可是却忘了检查小瓜们所携带的行李,所以一到关卡就被逮个正着,怎么铅笔盒里有只剪刀呢?充公!原来小家伙们都带了画纸画笔,打算在旅途中写生。


哥打京那巴鲁市,到了几回,感觉还是很亲切。也许是在那的人们的生活步伐没那么快,生活就没那么紧张吧!开车在其街道上就能深却感受到。要插队简直易如反掌,一开讯号灯,旁边的车子就很快让位了。只是有点受不了的是,在红绿灯前,明明都是黄灯了还慢吞吞,明明都绿灯了车子还蠢蠢欲动。非常意外的是当把车子停泊在码头的停车场,停车场以一小时为单位,由于停泊时间没到一小时,收银员挥挥手,说免费!




在哥打京那巴鲁用餐,是一种享受。这的蔬菜同马来西亚半岛比起来好吃太多了。或许大多都出自Kundasang 高原,土壤肥沃,农药污染还没那么严重吧!可是如果跟我种的蔬菜比起来。。。。哈哈!那就不好意思说了!可是,这的蔬菜种类绝对也不会少过金马仑高原。只是但愿 Kundasang 高原继续保持其独有的天然,弄得像金马仑似的拥挤,空气中弥漫着怪味,那就太可惜了。也很惊讶的发现,这的人非常爱吃南瓜的嫩叶。在这里的几天,我们也吃了好几回。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出海浮潜, Tengku Abdulahman Park 虽说是海洋公园, 可是周遭的珊瑚礁任人践踏。尤其是脚踏着珊瑚礁浮潜的人们,看了让人心痛。浮潜前跟孩说明Diving Mask 和 Snorkel 的用法。很快,七岁的儿子就上手了。心高气傲的女儿试了两次就放弃了。最后只好同儿子两人 Finding Nemo 去。带着儿子观赏海洋生物的美,看见好几种 Sea Anemone & Crown Fish, 各种 Coral Fish, 还有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见最多的珊瑚要数 Acropora Sp 了。自从离开了这片大海那么多年,这回同儿子一起分享珊瑚礁生态的美,有点回到从前的美好感觉。看来,下一回大伙就去Sipadan 了。




到访过 Kinabalu Park 好几次了,还是很喜欢这的气候,可是这一回,这的鸟类好像变少了。 是游客多了吗?把鸟儿都吓走了?但,无可否认,整个Kinabalu Park都保存得很好。看着宏伟,高 4090米的神山,总是没机会登山。总留下一丁点的遗憾,小小遗憾是生活中的美,不是吗?


这一次到访哥打京那巴鲁市,碰巧全世界最大的水上图书馆 “LOGOS HOPE号” 也停泊在码头让人们观访,我们那里能够错过。趁到机场的一小时空档,登上了 “LOGOS HOPE号” 。可是对其规模有点失望。不是最大的吗?还以为要找什么书都会有。最后还是买了一本《Vegetable Gardening》送给自己,售价600单位,相等于马币48。


下了船,直奔机场并归还所租借的车子。由于所租借的车为14座位的客货车,车子的防撞杆在Kundasang 高原,狭窄的Pine Resort 被我划了一下,还凹了一个5公分,心里还挂着归还时会被数落。的确,归还时,车主发现了异样,皱了皱眉头,然后只字不提。


都说嘛! 住在这一片 Land Below the Wind 的人们, 就连气量也比别人大!



Thursday, December 1, 2011

沮丧

离开家才那么几天,
回到菜园,菜园好像被人“洗劫”过似的!

一洼的白萝卜只剩四棵;
快采收了的长豆都不见了;
每天都开花的四瓣豆隔了四天,今早只见五条;
就连种来躯虫的香茅都被人连根拔起。


是太饿了吗?才来偷菜?
是走头无路了吗?才干起贼来!


天呀!请给我更宽容的心。 
愿吃了我的菜的可怜众生能得到滋养;
但愿他早日步入正馗。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好像在上映着,只可惜麻坡没上映这部电影,没得看。


我从13岁一直到18岁都是就读于纯男校,而老婆在这个年龄都就读于男女混校。所以她就讥讽我,说我们男校生那里会欣赏这种电影,每天上课身边都是男生。


我就跟她说,你就有所不知了。虽然我们 High School Muar 是男校,可是隔着一个篱笆就是 Sri Muar, 男女混校了。
当我们念下午班在二楼课室外排队准备上课时,楼下邻校早上班的女生刚好放学从我们课室外走过。所以,我们对邻校女生的状况可是了如指掌。有时呀,我们全校的焦点都汇聚在邻校同一个女生身上呢!


可是,这些女生呀!你可就别乱来,有时只是吹一吹口哨罢了,往往她们却报以粗口,有时候还会被她们的中指问候呢!吓都吓死人!


那里有我们心目中渴望的女生美。。。


这种电影,就只有我们男校生会看! 




(注!并不是所有 Sri Muar 的女生都是这样的!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Curry Puff

不久前,一个年轻人捧着一大盘Curry Puff 叫卖。
他问道:“要不要买Curry Puff ,马来西亚最好吃的 Curry Puff,一个马币1.50 ?”
我买了几个,因为他说是马来西亚最好吃的,那里能够不买!


今天,这卖Curry Puff 的年轻人又来了。问我要不要买?
我说上回我买了一些,还不错。。。顺便问一问:“是谁做的?”
他说:“我自己做的!我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做Curry Puff 。家人都嫌我就只会做Curry Puff  。”


我说:“不错呀!会做好吃的Curry Puff 也不简单哦!”
他说:“没办法啦!为了生活,还要养一个妈妈!我的兄弟们生意一年几百万,母亲却由我来养 ”


我说:“那你就不只会做Curry Puff 啰!还有孝心。” 
他笑笑!


看来,马币1.50 买的不仅仅是“马来西亚最好吃的 Curry Puff ” 而已,里面还有一颗爱心。 


麻坡的朋友,“马来西亚最好吃的 Curry Puff ”,你吃过了吗?



Sunday, November 20, 2011

怕蛇

老实说,我确实非常怕蛇。
从小到大,跟着父亲在园里干活,有无数次遇蛇的经历。
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蛇都遇过。


尤其在棕榈园(油棕园)的蛇最可怕,又大又凶。棕榈园里老鼠多,这些老鼠把园里的黑蛇和眼镜蛇养得肥肥大大。最记得有一回在棕榈园里,忽然听见“唏唏嗦嗦” 的声音,一看,一条眼睛蛇就在我身旁。这时,它也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拼命吐出长长的舌头,头后的腮一开,露出了一对眼镜。我们对望了一秒钟,各自都往反方向拼命奔跑。由于逃离的意愿快过身体的反应,跑了两步就摔了一跤。从此,一看见黑色的条状物就慌。人家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还没被咬就怕得要命了。 




今早,到园里劳动时遇见了一条“善良” 的蛇,我们互望了一阵,还和它拍照留念。它动都不动,懒得理我。我也不去干扰它,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其实,最可怕的并不是蛇,反而是人。
往往一些不速之客突然的出现往往都让人提心吊胆,也许是我的胆特别的小。。。

Saturday, November 19, 2011

世界冠军



儿子七岁,热爱运动。
当他热爱打篮球时,我在家里做了个篮球架子让他投篮。
当他热爱打羽毛球时,我的那把尚方宝剑就送给了他。


最近他却对乒乓爱不释手。
在家里利用小桌子当乒乓桌,一整天都想和人对打。
没人同他对打时就和墙壁打。总之,一整天都热汗淋淋的。


前几天在电视上看了世界乒乓赛后,他告诉他妈妈,他想成为世界冠军。
身为父亲的我,看来是时候弄个像样的乒乓桌来培育这未来的世界冠军了!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甜薯

准备拿去种的甜薯

继不久前,母亲告诉我她们小时候常常都吃“大薯”,大家都说“大薯”营养丰富。后来我在园里也种了些“大薯”, 可是至今我还真不知道“大薯”到底是什么,有点像山药又不是山药。


前几天,母亲又问我:“要不要种“甜薯”?”
住屋后的太太有些“甜薯”,可以拿些来种。


哇!“甜薯” 又是什么东西?
母亲说:“甜薯”长得有点像马铃薯,煮熟后的“甜薯”,拨皮时一圈圈的,拨一圈,咬一口,煞是好吃。小时候常吃。”
妈呀!为什么你们小时候总是有那么多好东西,而我们却听都没听过的呢?


从Google translate,甜薯:英文叫 Sweet Potatoes。 
再从英文translate 回来,Sweet Potatoes:中文叫红薯。  


那。。。甜薯不就是红薯嘛!。
可是红薯明明就是番薯,就是地瓜,就是Sweet Potatoes呀!


那到底“甜薯”是什么呢?



Monday, November 14, 2011

小菜园一览

老婆大人在 Shopping 

七月忙榴莲,
八月忙葡萄桑(Pulasan), 
小菜园几乎荒废了,处于休耕状态。

九月,十月把时间留给小菜园。
十一月,小菜园就有点看头了。

问妈妈:“妈,我的菜园有点像菜园了 hor ?”
妈妈说:“ Em !  ” 

Friday, November 11, 2011

生活点滴



前一天晚上,打烊了准备打道回府时,看见一对中年夫妇骑着一部三轮电单车在店门口停下。车停下后,那妇人下了车走到隔壁店前,欲寻找空纸皮箱。同时电单车旁的车斗上也跳下了一对儿女,看似七八岁,也到另一间店寻寻觅觅。那中年人却留在单车上指挥着,这一伙人的举动让人感觉十分利落。


虽然都在垃圾桶旁寻觅,四个人的衣着并没有让人感到脏兮兮。四个人也没露出任何哀怨的表情。 两个孩子到还让人感觉在游戏着,或者在进行着未完成的使命似的。总之,从他们的一举一动,总觉得这一家人的感情特别好。


是生活的压力促使一家人在夜里还到外头寻觅,增添收入吗? 


看着,看着,从他们的出现到离开,也只不过是发生在一分钟里头。但这一分钟却触动了我的心。在这一分钟的同时,我七岁的儿子,八岁的女儿,他们已经睡在他们温暖的被窝里了。。。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坚韧的生命

斜躺和笔直的木瓜树
上周末,碰巧在麻玻有个两天的农业讲座。所以也跟着上了两天课,受益不浅。


才知道,原来现在种木瓜很流行斜躺着种。斜躺着种的木瓜产量高,抵抗力更强。原因主要是斜躺着长的木瓜,根系更粗,更旺。也因此产量更高,抵抗力更强。


让木瓜斜躺着的方法之一是当木瓜树还小时就轻轻的把它推斜,然后在其身上施加着适当的压力以让它在这样的斜度下继续生长。木瓜树生命本能的发展出更好的条件以制衡所面对的困境,因此木瓜树长出了更粗的主干,更旺的根系。


我们的生命不也如此吗?适量的压力会让我们更茁壮成长。
越是坎坷的旅途,只要走了过去,收获越是丰硕!

Friday, November 4, 2011

水溶性化学肥



近来水溶性化学肥和液状肥当道。
小时候就看到很多农夫在开始施用水溶性化学肥,而液状肥或水肥是近十年来才开始盛行。


为什么这两种肥料那么流行,原因最主要是因为其效果十分显著。尤其是在很短时间内能让植物长得又快又大。蔬果看来都又大又美。因此,往往我们在超市看见各种各样长得极美的蔬果,吃起来却没有想象中的美味,有些还淡而无味,甚至更带有苦涩。


其实,我们平时所吃的化肥,水肥所种出来的蔬果都不在蔬果应有的平衡生态中成长,所以就吃不出蔬果应有的原始味道,唯有其纤维和水分,甚至还有化学残遗。


要如何解释个中原因呢?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植物的水份输送和养分的索取是通过不同机制运作。水分从毛根部被吸取,叶面上散发是通过植物的 Transpiration 进行。而养分的索取是由毛根表层细胞通过Transport Protein, Proton Pump 和 Membrane Potential Drive 等等。。。进行。植物在不同时候会驱动其不同的机制并得到它需要的水份或养分。


可是,过分的使用水肥却扰乱了植物的机制运作。索取水份的同时也吸收了很多养分,导致植物被逼快速成长,严重时还会累积过多的硝酸盐,植物看起来硕大,呈深绿色;植物欲吸收养份时也同时吸进过多的水份,让植物看起来十分臃肿,阳光还没高照,叶儿就已经垂了下来。


因此,一棵健康的果菜,它叶面展现出来的是非常柔和的绿,轻盈笔直的叶面能够向着阳光吸取能量。这样的果菜,不只好看,而且还美味可口,呈现出它的原汁原味!

Wednesday, November 2, 2011

我们家的故事(四)~成为马来亚公民

自从1929年来到马来亚,祖父与祖母同中国海南岛的亲戚都是通过书信来往。
一来一往,转眼在这块土地住了三十几年。马来亚半岛被英国统治了也快134年。在各民主争取独立的同时,政府鼓励人民登记为公民。
当时,一些心还牵系着大陆的同胞都不愿意申请,祖父的立场中立,可是祖母却赞同申请,看见大家都在申请,心想跟着大伙总没错,结果也跟着申请去。
从资料显示,独立前登记者为州公民,唯有独立后登记者才成为国民。

结果,1957年8月31日,马来亚独立,同时政府也继续开放马来西亚公民权给符合条件的人民申请。欲申请成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条件其中之一是必须懂得说马来语,偏偏就是很多华裔同胞当时都不能说一口流利的马来语,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妇女们。结果,面试时只好硬着头皮,能说多少就多少。祖母回忆当时大伙都开始用海南语背起马来生字。从数目字,姓名民,住处,年龄,职业。。。等等。

总而言之不管面试者问什么?照着回答便是了!

柔佛州公民证
第一个答案答自己的名字。
第二个答案是年龄。
第三个答案是有几个孩子。
第四个答案是职业。

当叫祖母示范当时回答的标准答案时,祖母不用想就背了出来。祖母的示范还真叫人啼笑皆非。因为没仔细听还以为她在讲海南语。
说也奇怪,这样的面试,也许是面试者放松,几乎所有人都成功地获得了马来西亚公民权。
马来亚国民证




1957年1月20日,祖父正式成为柔佛州公民。
1958年2月17日,祖母也正式成为了马来亚公民。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大混种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养分;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空间;
不同的植物,需要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植物,面对不同的病害;
不同的植物,吸引不同的害虫;
不同的植物,拥有不同的根系;


所以,自然学家鼓励将不同的植物混在一起种,因为在自然界里,没有在同一个区域只生长一种植物的。一起生长,有互补的作用。


好吧,就来个大混种,有空心菜,有苋菜,有白菜,还有长豆。
有没有互补,我不知道。
可是,觉得。。。很热闹!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天堂咫尺

正逢雨季,浓浓的雨云把金山给遮了;
成群的Great Egret 低飞, 划过绿油油的稻田。

  


绿油油的稻田常常都很养眼。
朋友们到适耕庄所拍的照片往往都非常吸引人。
其实,从班卒 (Panchor) 通往武吉甘密 (Bukit Gambir) 途中的一片稻田也非常好看。尤其平坦的田园尽头就是南马最高峰 “金山” (Mount. Ophir),更增添了整体的美感。


常常经过这段路时都很赞叹,今天终于忍不住停下车,把它拍了下来和大家分享。


原来天堂就在不远处!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我们家的故事(三)~五十年代的日子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祖父,祖母带了六个小孩从小镇吧莪,搬到一英里外的十九支。
在那儿,祖父母同样靠务农讨生活。并且陆续生了四女个女儿。
孩子多,生活常常抓襟见肘,日常所需,往往还得靠赊账给杂货店老板,才能维持生活。
由于孩子都还小,一却生活开销都靠祖父,祖母两双手的劳作,当胶工,养猪,种稻等等。。。

有些时候,所种的稻米几乎都被野鼠吃光。祖母回忆,记得有一回,稻米收成时,祖父和祖母又刚好卧病在床,两人根本无法到园里收成,成熟的稻米任由野鼠挥霍及腐烂。刚好又逢过年,邻居起了怜悯之心,帮忙收割了一些些。

那段日子,天还没亮,祖父和祖母就摸黑到橡胶园帮别人割胶。孩子还小,出门前必须把番薯,木薯等给蒸好让孩子醒来时有早餐吃,孩子起来后,大的就要帮忙照顾小的,一直到中午祖父母从胶园回来才开饭。 午餐后,歇一歇,祖母又到园里种些菜,番薯,木薯,稻米,养猪等等。祖父却留在家里准备晚餐。

天黑了,祖母回到家吃完晚餐后才提着一家大小的衣服到井边洗。日复一日,盼望着孩子快点长大了以分担家里的工作。祖父的晚餐一煮也煮了好几十年。

由于祖父的厨艺不错,那个年代,村子里的宴席,祖父也都是主厨之一。

Friday, October 21, 2011

文东姜

2011年6月,一家五口到位于吉兰丹州 Singar Highland  的 MoonRiver Lodge小住三天。
MoonRiver Lodge 是“永续农业” (Permaculture)的实践者。


回来时顺便想跟主人买一些有机菜,老板就为我准备了一些。其中有1公斤的有机文东姜。老板特别提起说,这1公斤的有机文东姜,算你马币25块就好。
平时也很少买姜,所以也不清楚姜的价钱。听老板这么说好像也不贵,好吧!反正文东姜名字响当当!


带了一公斤的文东姜回来,还没有机会带进厨房就被我解体成20小块,埋在园里的泥土中。


4个月过去,2011年10月,园里长了一整畦的姜。
跟母亲说,这姜是农历新年收成的,少说也有20公斤!
母亲说,1公斤都吃不完了,20公斤干嘛?
我说19公斤再种回去!哈哈!


8个月长了19公斤,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475。
16个月后,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9,025。
24个月后,19 X 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171,475。
32个月后,19 X 19 X 19 X 19公斤 X 马币25 = 马币 3,258,025。




嘿嘿! 算了都爽。。。!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Azolla


有一种古老的蕨科类植物叫 Azolla,生长于水面。
不小心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水里的藻类。
这 Azolla 十分特别,它的繁殖力十分惊人。只要三天,它覆盖于水面的面积可以增加一倍。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奥林匹克泳池,只要把面积两平方米的Azolla 倒进去, 27 天它就可以长满一个泳池。另一个特点是Azolla 具有Fix Nitrogen 的能力。


由于繁殖迅速的拥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矿物质,人类过去都利用它来当家禽的食料。覆盖面广的 Azolla 当覆满池水也具有防止蚊虫繁殖的能力。


我在家里养了一些,很快就把鱼池覆满,为此一直被家里的老奶奶啐啐念。鱼儿死了还怪我带些“怪水草”回来养,弄死她的鱼!


从 Azolla 的特性;快速繁殖,Fix Nitrogen,丰富的蛋白质和矿物质,我在想能不能用它来当植物的覆盖 (mulching) 呢?提供植物养分,覆盖泥土保湿及防止杂草丛生。


我想不妨一试!
期待我的好消息!

Monday, October 17, 2011

寻物启示

朋友们到我们家都爱笑!


家里两个女儿整天都爱写东写西,画东画西。
有时心血来潮,她们自己会把自己的作品贴墙。任何角落都可以是他们的平台,大人们也见惯不怪,没多加阻止,更习以为常。甚至有时墙上的张贴内容是什么都没多加注意了。

前几天朋友到访,见到了客厅墙上的“寻物启示” 才发现女儿的钱包不见了! 


来来来!拜托,拜托! 
有谁看见的,请物归原主!




* pls 有20块在里面 :) !  

Thursday, October 13, 2011

281号老屋


2011 年。决定把麻坡的旧房子给拆了。
虽然这房子我只不过住了两年,但这决定是困难的。原因是我好喜欢这样的高脚屋,可是偏偏这房子的大部分都很破旧了,同时又有白蚁的祸害。


喜欢这屋子,因为它有岁月的痕迹;
拆除了房子,因为它经不起岁月的洗礼。


整间屋子,最喜欢的是这里
特别钟爱这种老房屋,因为它记录着好多人,好多年的故事。
它不但储藏着好多人的生活记录,锈迹斑斑的厚墙和屋内凉凉的空气,还能带给人们多几分遐思。


喜爱归喜爱;现实归现实。
是拆,是修,是建?
结果2011年的决定,
拆!

Sunday, October 9, 2011

海南歌谣(三)



video


月亮亮提把灯笼去走街
不怕鬼不怕雷只怕老婆不开门
门神公门拴鬼托梦老婆起开门
尊脚麻站脚软提脚起来狗又吠



Friday, October 7, 2011

海南歌谣(二)



video

天上出星出四个
四个官仔四路来
银造官椅官仔坐
官仔勤力做秀才

Thursday, October 6, 2011

播种期

每当九十二岁的奶奶看见我种的豆攀得很高了还不开花结果,他就会开始念了。 她说不听老人言,说别在月尾播种偏偏就不听,看! 豆滕都攀到尾端了还不开花。假如在初一,二播种的,老早就结豆了。


我偏偏就不信。查看了生态互动农耕日历(Biodynamic Calender),并不是一定在初月时才适合播种。


但,说也奇怪。有时种的长豆,豆滕还来不及攀高就已结豆,难道真有此理?是时候该花点时间研究研究。。。





Monday, October 3, 2011

海南歌谣(一)

video

天上星  海里虾
盅竹篷  盅鱼虾
鱼虾多  盅米盅稻来养鸡
养鸡来叫家  养狗来吠夜
养猪来还债  养女儿来给人骂


Friday, September 30, 2011

有边读边;没边读中间



几天前,晚间同孩子们在床上阅读。
一年级的儿子在看着他的画报,
他说:“德国拿过世界杯两次,鸟拉走只拿过一次!”

听得我一头雾水,原来是乌拉圭。

还真有乃父之风!






Sunday, September 25, 2011

叹无常

2006年, 同已故上司张观朴先生(Michael Chong Fan Foo)到加拿大公干。空余,我们到了Ontario 南部的一个小镇 Niagara-On-The-Lake 一游。


当时刚好是夏天,小镇里百花齐放,Michael用他的相机一直照个不停,口中不停的赞美。
他边照边问我,你知道为什么这的花儿特别美吗?我说不晓得。


他说,在拥有四季的国度,花儿特别娇艳,因为花儿在秋冬来临前,一定要决尽所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吸引足够的蜜蜂,蝴蝶等帮他们传粉以传宗接代,这是生物的本能。




听了心理无比赞叹,就连花儿都识无常,我们却一再的蹉跎岁月,不知老之将至也。。。


唉哉。。。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无中生有


我们家门前有片空地。
面积有如一个篮球场般大小。
空地上一整年都长满绿油油的野草。
雨季一来,草坡上的草长得更出奇的快。
被剪下来的草都会被扫干净,
带到别处去。

不久,
野草很快又长了,必须修剪。
几十年来,我们都不成为草地施肥。
也就是说,这片土地只有OUTPUT 没有 INPUT。
土地上野草的长势却没有因此而慢下来。
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神奇的大自然!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休耕


七月的榴莲季节,
八月的葡萄桑(Pulasan)季节,
打乱了菜园的耕种活动。

没时间打理菜园, 
荒野一片,
就当作休耕吧!

九月,从新拿起锄头。。 。
 农夫回来了!


Tuesday, September 13, 2011

吉隆坡~半日游

2011年9月11日。
趁着空当,和太太带着三个小孩徒步吉隆坡半日游。
事先,同孩子约法三章,要走很多路,不能埋怨的哦!他们三人同意。前一晚,三人兴奋的老早就爬上床睡觉了。


一早,从麻玻开车北上,把车子停泊在崭新的南城总站(Terminal Bersepadu Bandar Tasik Selatan), 我们开始了徒步之旅。首先,计划乘搭轻快铁从南城总站 (Bandar Tasik Selatan)到国家回教堂 (Majlis Jamek)下车。买了票,进入月台,孩子开始兴奋不已。到了月台,告诉孩子为了安全,等待期间不要越过黄线。孩子们站在黄线旁,向轨道往下一看,面露难色。开始要求:“等一下,车来了可以不可以抱我下去?”。 我说可以!


当轻快铁一来,孩子才发现,原来车子同月台高度相同,根本不必走下铁轨。空担心一场。


到了国家回教堂站,下了车,开始了徒步,走进 印度街,各种檀香味扑鼻而来。 香油味,香料味,等等等。。。孩子不停的问“什么味道?”。转个弯,再步入马来街,那里就像早市,卖衣服,装饰品的居多。


沿着国家回教堂一直子走,走着走着,发现这一带的“行人红绿灯”如同虚设。当然,我们很快的也入乡随俗。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亲近这座充满美感的建筑,美丽的国家回教堂。再沿着 Sungai Gombak 一直走,越过桥,来到了建于1888年的中央艺术中心。距离上一次到访,已经是十年前的事。


时间是下午两点三十分,孩子说肚子饿了,我们就在中央艺术中心旁的Mamak餐厅解决了我们的午餐。天开始下起绵绵细雨,吃完午餐,我们走进中央艺术中心闲逛。各种手工艺品,雕刻,Batik 布,装饰品,纪念品。。。琳琅满目。楼上有间卖旧钟表的,进去看看。哇!原来类似我们家墙上的那两个老时钟,叫价都在千元以上。走到绘画区,大多数都在画人像,但也没什么特别吸引我的,很快就离开了。


离开中央艺术中心,大伙走向茨场街(Petaling Street),进入茨场街前在大众书局走一回。当离开大众书局时,相信大家的脚开始累了。三个小瓜始终没有投诉脚酸,可是一有停顿时,三个都不约而同的蹲着,怪好笑的。好吧!歇一歇,喝杯茨场街著名的罗汉果水,可是大失所望。没有了凉意阵阵的铁碗,换来的是即用即丢的槊料 ,喝了让人不快。再尝尝街角著名的茨场街 金莲记福建面,连阿贤和蔡澜都大力推荐哦!吃了总觉得猪油渣放多了些。歇了一会儿,再逛逛菩提书局和文殊书局,上书局的电梯里,三个小瓜都是蹲着的,哈哈哈!
离开书局,喝了杯连前首相马哈迪都爱捧场的豆花,豆奶。好喝!可是又是宝丽珑。 


回程,打道人民广场(Plaza Rakyat)地铁站。走向地铁站时, 顺便钻进用了好几千万装修费的富都巴士站(Hentian Pudu)一览 , 美仑美奂, 完全没有昔日的残旧踪影。离开富都巴士站走向Plaza Rakyat 地铁站, 昔日一对有视觉障碍,风雨不改,卖纸巾,一弹一唱的夫娶挡, 如今只剩下老妇一人清唱,实在有点落寞。。。 


旧地从游,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Friday, September 9, 2011

愿望

常常都会问孩子们长大了要当什么?
大女儿今年八岁,这两年来,她答案都是长大要当演员。
儿子今年七岁,这两年来的答案也很确定,长大要当兵。


前几天再次问同样的问题;


大女儿说:“当演员。” 我说好!
儿子说:“当士兵。” 我说好!


三岁的小女儿说:“我长大要当公主。” 我说好好好!

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1

Marina Bay ~ 滨海湾



前天,第一次到访新加坡滨海湾 Marina Bay。
目的其实是带父母亲出席小妹的毕业典礼,毕业典礼位于NTUC Business Center, 后面就刚好是Marina Bay Sands。父母亲出席三个小时的毕业典礼,而我就在Marina Bay Sands 逛三个小时,从傍晚夕阳的Marina Bay 一直逛到灯火通明。


想写写Marina Bay Sands, 因为无可否认,它确实非常有时代感。背向Marina Bay Sands, 面向海湾,对面的高楼林立的金融中心,各种灯光设计,波光粼粼, 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我相信整个滨海湾的设计融合了全世界顶尖的建筑设计,灯光设计,音乐设计和艺术设计的智慧结晶!在滨海湾的每个角落都能够听到柔柔,似有似无的音乐,不时配合空中花园的镭射表演,天空就是舞台,镭射伴着音乐扫射,看了让人非常振奋,但感觉又好像有点霸道。挺喜欢这样的气氛,难得的是还微风不断。只可惜,那的风,有点热。


Marina Bay 的高楼林立,让人惊讶的是几乎大部分高楼的外墙都由透明玻璃盖成。办公室里的一举一动,外面都能看得见。同时,外面的光景,室内也一览无余。天色越暗,内部的活动越清晰。发现其中还不少是健身室。下了班,换了装,直接健身去,是一种时尚,大都会的生活方式吧!可是,现代人不是很讲究隐私吗?可是在讲究隐私的同时却也大方起来。


在滨海湾见到的人,个个穿着都很光鲜,脸上充满着自信,气质非凡。也许是位于商业中心,大家的穿着都很体面,相信都经过仔细打量。同时,让人好奇的是,好多年轻人都爱在那慢跑。就连太阳都下山了,慢跑的人丝毫没有减少。见他们跑得那么的投入总觉得有点怪,怎么他们都爱在这样一个繁华的商业中心慢跑,人潮熙来攘往的。。。我也察觉大多数的慢跑者都佩戴耳机,也许耳边音乐的频率有辅助慢跑者的节奏。也可能,耳边的音乐让慢跑者更投入,减少外边的干扰,安于在自己的世界中。总之,如果是我,不会选择在这样的地方慢跑,即吵杂,空气又不够好,来来往往的人们更成为障碍。也许,这也是一种潮流,一种生活方式。


Marina Bay Sands 购物中心里头,相信齐聚了全世界的著名品牌于一堂。布置得美轮美奂和非常具有空间及时代感。 相信这的空间租金并不便宜,可是就是没有一间是空着的。如果没有足够的消费者,它们是无法经营的。这也证明,这里拥有够多的世界知名品牌拥护者。金沙赌场里头仿佛又是另一个世界,里头烟味扑鼻,人们也不讲究穿着,大家目标一致,谁在乎穿着。赌场里,黑发黄皮肤的占大多数,不知是来至本地,马来西亚,台湾,香港,还是中国大陆的赌客。可是可以确定的是,发牌的大多是中国人。说也奇怪,不管到什么赌场,里头人们的表情都很类似,若有所思,大家都认为就在今天,幸运之神会特别眷顾。总之每个人当下的预感特别强就是了。看着看着,赶快离开,因为有预感会赢钱呀!



走出购物中心,在海湾旁坐了一会儿,面向海湾,对面的商业大楼灯火通明,灿烂的灯光映在海湾中,一闪一闪的。不远处,一个刚下班的洋人也在欣赏着这幅美景。他从公事包中取出一个汉堡,慢慢的吃着,晚餐吧,我想。吃完汉堡,他拿出一个雪茄,慢慢的享受着。
我想请问他 “Are you Singaporian?”  想知道他是否新加坡人?想请教他, 知道新加坡的能源从哪里来的吗?据我所知,新加坡据没有核子发电厂,也没水力发电,眼前的灯火通明挑起了我的好奇。一个天然资源贫乏的国度却何等挥霍。。。偏偏新加坡有的就是钱。所以,我始终没有开口询问。


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离开。
走了几个小时,脚也开始隐隐作痛了,灿烂灯火也搞得眼睛好累,回到家里。


妈的,比种了一天的菜还累。。。

Saturday, September 3, 2011

我是认真的!


两个月前,八岁的女儿跟她妈妈要空的五线谱,说要创作。。。
过了几天,她妈妈果真买了一本空的五线谱给她。
收到五线谱后的她果然真的她开始了她的创作。


几天后,女儿开始展现她的作品。而且还源源不绝。
看不懂五线谱的我根本不晓得她的作品如何,只能叫她弹来听听。。。
听了还似模似样的。


两个月后的前几天,我还看见她在钢琴旁默默的创作,
哗!这小子,来真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