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12

自耕菜



开始比较投入的成为兼职农夫有两年多了。
所谓兼职意思是说除了平时上班的时间,我务农的时间,平均为每一天两个小时。
刚开始只在屋前屋后种些菜,慢慢的野心越来越大了。
目标设定在家里的一却蔬菜由自己供应。
结果屋旁能够利用的土地都拿来种菜了,可是距离自供的目标还是很遥远。


一片耕地,整土,播种,灌溉,前前后后两三个月,收割了的蔬菜,没两天就吃完!这还没计算那些,休耕,虫害,种植失败了的土地和时间呢!天呀!到底要多少的土地才能供应我们一家人的蔬菜呢?


我们一家人的蔬菜需求大约一个礼拜需要十公斤。就以这样的需求,在无农药,无化肥的条件下到底要投入多少人力和土地面积才能满足呢?为了找到答案,除了屋旁的空地,慢慢的种植区开始延伸到父亲果园里的空地。小小的耕地,一畦不够又再加一畦。在没有机械设备和灌溉系统的扶助下,慢慢的开始感觉吃力了。因为所有的工具就是一把锄头和一个灌溉用的花洒桶。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近来感觉到供应似乎已经能满足需求,家里已经三个星期没买菜了。而每一天,菜园都能够供应家里自少四种新鲜的蔬菜。我说呀,如果这样的情况能持续一个月,那就算目标达成。


早上吃着早餐时,顺口问问老婆:“为了吃健康的鸡蛋,不如我们自己养鸡吧! ”
老婆说:“好呀!”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农夫



小时候曾经想过当画家;
中学时期,想过当心理学家;
大学时期,感觉自己像个科学家;
刚踏入社会时,好像自己是个自然学家;
踏入社会十几年后,觉得自己想当农夫。


前几天看完了朋友送的《田园之秋》,
在作者陈冠学眼里,农人是这样的:

他说几千年来饥饿一直煎熬着生物,农人也一直在饥饿煎熬中过活。农人见面就问“吃饱未”,无非问如何糊口的意思,要维持活命,确实艰难。为了食物, 农人天天在他的土地上滴下汗珠,终生辛劳,不敢偷懒。


他说,农人是真正的 Wildlife, 而在所有 Wildlife 中农人是最温驯的,红隼比他凶恶,田鼠比他狡猾,他与食草实的鸟最相似。农人吃饱了,也会唱唱歌,像只不会飞的鸣禽。农人即使有翅膀也不敢飞。今日,明日的面包都在他的地上,因此农人永远钉在地上,永远只想着土地上的面包,而不会想到致富,更不会想到支配别人。这是农人朴质寡欲性格的全部。


时代变迁,农人不再是 Wildlife,但却保持着 Wildlife 的生命。Wildlife 是吃饱了便什么都不想,只想歌唱其暂时从胃支配获得解脱的快乐,Wildlife 是吃饱了就无事;而进化的人类是吃饱了才有事,开始计算如何劫夺同类,排挤邻居,他吃得越饱,他的恶计越是想得周密。农人至多想到固定在自己土地分内的明日面包,而人类则想到一却面包。一个进化的人,不止要今日的面包,要明日的面包,要可能得到一却面包,还要个地球,若整个宇宙可能要到,他更要整个宇宙。


作者形容人类欲望无限制膨胀是非常的下贱,其实这样的行为连最下等的生物都不如,因为在亿万生物中,唯有人类的生存本能癌质化,这将导致万物的灭绝,地球的毁亡。


饥饿确实一置煎熬着一却生物,但一却生物都未曾变成邪恶,而人类却因之成了存有界唯一的恶魔。若不是还有少数的善良人,志士,诗人,哲人和农人,老天这番创造就完全失败了。


看来,要当个真正农人还真不简单。
那就当志士也不错。。。哲人,诗人也不赖!

Monday, February 20, 2012

野草记(二)



终于有所领悟了。
之前一直有所不解,不解有关野草和泥土的肥沃之间的一些关系。


园里的野草常常都长得过腰了,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地毯,很多人看了都很受不了。
老一辈的农夫都爱把野草清理的干干净净,说野草会跟作物竞争肥料,结果是饱了野草瘦了作物。新一代的生态农夫(如我), 却不太抗拒野草。野草的种类不止能够告诉农夫泥土的状况,野草的根部也能改善泥土的结构, 野草的茎叶覆盖于土面能防止阳光的曝晒,枯萎的野草还能提供泥土的有机质。


更有些生态学家认为,当土壤缺乏某种物质时,整个生态会促成某种植物的生长,此野草得以弥补土壤的缺乏。换句话说,野草的生长能够平衡泥土的养分。


那么任由野草生长到底会不会让土壤更贫乏呢,还是真的让土壤更肥沃?
我也很困惑,心想应该不会,因为野草吸收了泥土的养分,枯萎后养份依旧归还土壤。
这样的答案似是而非,好像对,又好像错。
往常园里的野草长高后,当我把它割短了,枯萎的野草很快的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不见枯萎的野草明显的增添了土壤的有机质。几轮下来也不见泥土变得更肥沃了,也不见泥土变得特别贫乏。


原来问题的症结在于被割后的野草被弃于土壤表面时,一些养分在氧化过程释中被释到了大气中。因此放任野草于地表任其腐烂并不是一个保留泥土养分的好方法。最好的方法是把野草埋回泥土里,让野草腐化后,养份从新回到泥土中。把割好的野草作为堆肥的原料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这回好像有点懂了!
下来,换个方式,结果还有待揭晓!

Friday, February 17, 2012

人人平等

前几个星期,一位我以前的尼泊尔国籍下属 Jagdish Bahadur 致电给我,告诉我他再多几天就回尼泊尔了。我告诉他,那在你回国前我们一起共进一餐当替你送行。离开了旧公司快三年了,接到这样的电话,心里还有些意外。


Jagdish Bahadur 是我在十年前从尼泊尔带来的第一批尼泊尔外劳。当时,我任职于劳工密集的家具工业,为了应付劳力短缺,工厂里的生产部都引进各国劳工。2001年,我到尼泊尔去,带回了第一批为数50人的尼泊尔劳工队伍,Jagdish Bahadur 就是其中一人。同别的劳工不同的是Jagdish Bahadur 拥有大学学历,修读环境科学,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由于能够掌握电脑,能独当一面,不久就成为生产部其中一个部门的主管。


记得2001年,办好事正要离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那一天,有一位尼泊尔长者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后,送了我一条围巾。他帮我挂上围巾时告诉我送这围巾的意义是给我祝福,后头他添加了一句话,希望我回到马来西亚要好好的对待我带回去的兄弟们。


在进入家具工业之前,我任职于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是个国际性的慈善组织,工作主要是在进行环境教育。当从一个以人本为中心价值,突然进入工厂环境,一切讲求效益在先的环境,心里还有点适应不来。在世界自然基金会,人就是人; 在工厂里,人好像不是人,而只是生产工具的一部分。


由于在大学念过人力资源发展,一置以来我自认比较倾向于人本学派 ,相信人本教育,喜欢Carl Roger 学说。总觉得人还是人,人人平等,要如何应用课本里面的一大堆理论于这样的一个工业环境,确实是一个挑战。在一大堆理论里头,我觉得我的前生产部经理留给我的话最管用,他说:“我们做管理的,就是要将心比心。” 意思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以后来,当我接棒掌管生产部后,“将心比心” 就成为了我的管理座右铭。我对待员工一向来也不分国籍,本国员工和外劳,一律平等对待。在平等的前提下,很多外劳也获得擢升的机会。


也不知道是我拥有人力资发展的理论基础,还是前上司“将心比心”的一句话,还是答应了长者要好好照顾他的兄弟后,我对待外劳都多了一点宽容和耐性。这一份心意,也许外劳们也感受到。离开了工厂快三年,还接到的 Jagdish Bahadur 的告别电话,心里也感到特别的欣慰。 


临走前一天,问 Jagdish Bahadur 要到那里吃午餐?
他说不吃了,就到麻坡 Elephant Bean 才记434 喝杯咖啡吧!
我说没问题,心里想 :


“哇!就连外劳都爱喝434咖啡!” 。。。

Tuesday, February 14, 2012

自由

住家不远处有口井。
几乎每一天早晨我都会到这口井打水浇菜。
从井里打水时,我常常都会想起小时候,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到井里打水时,一个不小心,整个水桶掉井里去。有时是一时脱手,有时是绳索断了,有时是桶的钩脱了。发生这种事时,只能眼巴巴看着水桶往下沉。看着水桶往下沉时,心里总是很失落。一直要等到清洗水井时,把井水淘干,水桶才能从见天日。 这是,家家户户谁掉了水桶的都一一认领。小时候往往都很好奇的想看淘干后的井底,到底有些什么样的宝贝从见天日,尤其是放进井里的那两尾鲤鱼,到底长多大了。


小时候也爱放风筝,有时风筝飞得只剩一小黑点,线放完啦!
有时放着,放着,线断啦!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扬,越飘越远,飘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在风筝断了线的那一刻,总听见孩童们的呐喊, 那种呐喊带有些些的兴奋,没有丝毫的失落。


断了绳的水桶和断了线的风筝,同样让人们失去了操控能力。
断了绳的水桶会有从回怀抱的一天,而断了线的风筝只能随风而适。
可是断了绳的水桶往下沉时是那么得让人失落,反而断了线的风筝越飘越远时是那么得让人兴奋。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也许打从心底,每一个人都有颗向往自由的心,一颗想飞的心。
可是我们这颗心却又太多的顾虑,不敢飞得太远。
也只有像断了线的风筝,才能圆我们心底的梦,
因此,我们才会如此的兴奋,呐喊!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童心



园里栽种的蔬菜,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如果老天爷不下雨,每天早晨都需要替它们浇浇水。


昨天一早,四岁的小女儿说要跟着我到园里去。
早晨园里的空气是最好的,就让她跟着,好歹今天有个小伴。
我提水及浇水,她就跟在后头。有时叫我走快些,有时又叫我走慢些,不知道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从池里提了两桶水到菜圃旁准备倒入浇水用的花洒桶时,
女儿说:“爸爸,你抓到了一只蝌蚪在水里。” 
往前一看,果然有只蝌蚪在里头。
并回答女儿:“等下爸爸把它放回池塘里。”


说着并把水倒入花洒桶时故意留了一公分的水给蝌蚪,等倒头回池塘提水时再把它放回水里。然后继续用花洒桶来浇菜。浇菜的同时,听见女儿开始对着桶里的蝌蚪说话了,她说:“蝌蚪呀蝌蚪,一点点的水你能够游泳吗?。。。。。。。”


我一边浇水,一边偷听着,感觉自己的心都柔软了起来。
孩子的世界是多么的无邪,她们的心完全都融入大自然里头。
怎么我们越活着,这颗心却越硬崩崩的,对大自然的触觉却越迟钝呢?

Thursday, February 9, 2012

海南歌谣 (七)

video


冷冷冷!
狐狸找掩,鸟飞山;
老老牛?靠芦苇篱;
吱吱??飞??。

Monday, February 6, 2012

小木屋与枷锁


在园间建所小木屋是个梦想。
欲实现这个梦想其实并不难。
心理所期望的小木屋只求简单但要舒适。
最好小屋具有天然,纯朴及富有艺术气息。


建这样的小屋来干嘛?难道要隐居不成?
是很想,可是不敢,治安败坏,怕小命不保。


可是如果空有梦想却不赴诸于行动,那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因此,小木屋还是要建,建起来榴莲季节时守榴莲啊,建起来退休后会客啊!总之,小木屋要建起来就是了!
你看,建木屋的材料都准备了。
你看,能给带个木屋气质的都搬到园里去了。


可是搬到园里的好东西就是瞒不过小毛贼。
前阵子就连通往园里的铁门闩被偷走后,更怕小贼把木条都搬走。结果,就用铁链条代替铁门闩,每天都要记得上锁。


每天到园时开锁,离开时上锁。
日子久了,总觉得被锁的并不是小毛贼,而是自己!

Friday, February 3, 2012

九层塔的芬芳



屋旁种了一丛九层塔,长得挺好看的。
每天早晨在为它浇水后,它就报以阵阵清香。

到底是浇上去的水把本来在那的香味给打散开来呢?
还是所浇的水钻进叶面的毛细孔,把香气给逼了出来?
每天早晨就期待这一股不经意闻到的芬芳,让人精神一震。 

九层塔的香味据说能够趋赶蚊虫和蝇类。
中午,母亲摘了一些来炒茄子,边道:“叶子长得很美,它的味道让害虫不敢亲近!”
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母亲说:“你讲的哦!”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