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9, 2013

我家的小画匠




五岁的小女是家里头最悠闲的人物。当闲得有情趣时,就会天马行空的作起画来。见她专心作画时,她仿佛又像家里最忙碌的人。

由于作品也实在太多了,一部分作品她自己收起来,一部分她会选择贴上家里客厅的墙上。怎样的作品收藏起来,怎样的作品展示出来?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贴满墙上的作品,不时还会进行修改或添加,就好像一首永远写不完的诗。。。

哥哥姐姐上学去,上学有了零用钱,有时可以买些零食馋馋嘴。她在家里闲着没收入,没钱买零食,只好卖画。有时,亲戚到访,她兴起时会问对方要不要买画?而一般上都会卖得出去。说实在的,她的画卖得也不贵,有些马币10仙,有些马币20仙。如何定价,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家里客厅的一面墙几乎快被她的画给占满。接近岁末,她奶奶也开始大扫除了。就昨天,她奶奶把墙上的画全给拿下。

放工后,我回到家里,听见她说:“我最不喜欢,墙壁上白色配白色的。。。!” (意思是说墙上空空白白的,很不习惯)

画得好不好?我不晓得,只是艺术家的气质,好像有了 :) 。


Tuesday, November 26, 2013

KIDZANIA 游记




2013年11月22日,柔佛州苏丹诞辰假日。带了一票的小学生到Kidzania 玩了一天。Kidzania 是个儿童乐园,当孩子们被放逐到里头时,根本就有如同从笼中被释放出来的小鸟,没两下子就消失在视力范围里。

乐园里头提供了各个行业的虚拟运作模式,让孩子身历其中,感受一下个中滋味。孩子们乐翻了天,当了医生又当警察,当了模特儿又当技工,律师,教师,消防员,厨师,飞机师。。。等等。。。只要有时间,各行各业都让你接触,任你尝试。



玩到最后,我问自己农夫呢?怎么农夫又被这社会给遗忘?农夫的重要性不比以上各个行业吗?

现代人的生活重心逐渐从生命的根本转移到了支末上。有时,新新行业的出现让就业和生活变得两回事,生活距离生命的本质也越来越远。生活在海市蜃楼里头的人们往往提供给孩子的价值观也有点本末倒置。试问你期望孩子将来成为会计师还是农夫,律师还是农夫,广告设计师还是农夫,估价师还是农夫,股票经纪?银行经理?金融顾问?。。。



当我们给予孩子们的价值观有所偏差,孩子们对很多生命的课题也变得莫不关心,对生命课题也欠缺思考。有谁会在乎气候暖化,生态失衡,物种灭绝。有谁会关心空气污染,农药残余,水源污染及食品安全?所以,当地球气候恶劣,自然生态失衡等导致农产品歉收时,有些孩子们会置之事外,并觉得生活完全不受影响的回答:“还好我家里没务农,家里的菜都是超级市场买的。” 这般的答案是何等无知。

我并非有意贬低任何一份职业,我们都知道任何职业都是社会里重要的一环,每个人都是人类大拼图中的其中一块拼板。可是,我总觉得当今社会,普遍上人们打从心里对农业缺乏了肯定,没给于相对的重视,同时对农夫也欠缺了一份敬意。



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老树和大鸟



园里附近有一棵老树,当我骑机车靠近这老树时,都会有一个庞然大物如鸡飞狗跳似的飞离这棵大树。望向老树,只见树身上筑了一个超级大巢。好奇心促使我在几天前重访老树。同样的,机车还没停下,一个黑影飞离现场。当我停下机车徒步走向大树,又见另一个黑压压的大鸟飞离老树。原来树上的大鸟巢,住了一对大鸟,就不见巢中有任何动静。以这鸟的体积来看,孵化加上哺育期可能需要上好几个月。心里开始十分好奇,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鸟,长像如何?

今早,带了相机,决定把机车停远些,徒步靠近老树。老远就见一只黑鸟伫立树梢,东张西望着。赶紧提起相机,乘它还没发现我时先拍了几张。可是这样的距离,这样的相机,怎样拍都只是一小黑点,根本无法确认它的长相。


静悄悄的走向老树,就连呼吸都尽量放轻,怕把它吓跑。可是当靠近老树时,大鸟的踪影都被树叶,树干给掩着,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就算看见,特征也并不明显。结果,豁出去了,打算把他敢跑,当它展翅时,一定展现出羽遇上的线条与特征,然后再凭这些来确认到底是什么鸟。可是偏偏这鸟今天却如如不动,尽管我在树下大声叫喊,它也无动于衷。

由于还赶着去上班,也不能跟它如此耗下去。就凭今天拍到的一丁点,有谁能认出这是什么来头?


他日如有更清晰的相片,才在这里同大家分享。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牛玲之声》



昨天晚上,看了一部韩国写实纪录片,名为《牛玲之声》。
一部故事内容简单,节奏缓慢,剧情却感人肺腑的纪录片。

故事叙诉农村里,一位八旬老农人和老妇人在乡间的生活。当然,还有故事的主角,一头老农人养了四十年的老牛。老农人和老牛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在生活作息里,彼此相互依靠,最后甚至成为了彼此生活下去的原动力。

老农人为了提供老牛健康的草,并担心老牛吃了周遭有毒的农药草,所以田园里都坚持有机耕种,并每天为老牛打点三餐。而老牛却成为体弱多病,行动不便的老农夫田园里主要的助手。老牛和老农彼此欣欣相惜,对各自的生活作息都十分了解,之间的沟通甚至都不需要言语。老牛胸前的牛玲声更一次次触动了老农人的神经。

八十岁的老农夫和四十岁的老牛渐渐老去,可是两个瘦骨如柴的身躯每天还是风雨无阻的在田里劳作。烈日下缓慢的步伐依然在记录彼此的生活,多过一天,彼此都算多赚了一天。

终于,老牛在老农夫的陪伴下静静离去。

整部纪录片都带着岁月悠悠的感觉。。。
老农夫的生活看似穷困;但他并不欠缺什么!
老农夫的生活看似孤单,但他并不感到寂寞!

老农夫和老牛只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着。。。








Wednesday, November 6, 2013

黑皮一家




2013年2月,有人在我们果园里卸下了三只小狗。后来,园里的小木屋变成了它们的家。其中两只比较聪明的每天到处乱跑,结果,一只失了踪,另一只到马路上被车撞死了。最后只剩下憨厚的黑皮~ Happy!!

我并不喜欢狗,提供它们食物吃,相信就是我的极限了。在园里被它们跟随,感觉还真有点烦。有时,松软的菜畦被它们搞得满是足迹,有点无奈。

10月中旬,一天放工回到家里,母亲告知园里的黑皮生了四只小狗,我吓了一跳。早上还缠着向我要食物吃,看它瘦小的身子,怎么不见怀孕就生产了? 八个月的小狗就能怀孕?百思不解,但,我老婆却说她早就知道了,还数落我们男人在这方面的粗心。。。


当小狗刚出世,看见黑皮脯乳时,从它眼神散发出柔和的目光,这是母爱!

两个星期后,小狗们开始调皮,脯乳时黑皮还是对它们千依百顺,这也是母爱!

今早,看着四只小狗争着喝奶的样子,我告诉老婆说,根据它们的色泽,我知道它们的爸爸是谁。。。 她不解。我说,这一点,就我们男人心细。。。









Friday, November 1, 2013

接触




山雨欲来,角瓜的触须爬到瓜架的顶端,似乎在接受着某种信息。看着瓜藤伸出长长的触须在寻找触点,看似乎乱抓一把,其实并不然。来自宇宙的信息老早就告诉它该往何处去。当触须抓到了支撑物,瓜藤往往都爱借助逆着时钟的方向往上爬。

记得大学念海洋学时,讲师说地球的旋转影响了主要海洋流体的方向。试回到家里观看洗手盆或马桶出水的方向,北半球都顺着时钟转,而南半球都逆着时钟转。难道瓜藤也有这种现象不成?位于北半球的我们,瓜藤都爱往逆时的方向往上藤,而南半球呢?

这里有没有南半球的朋友?说说看你哪的瓜藤爱顺时或逆时?